重游

去年那时戴的那副眼镜,去年那时买的那张明信片。

去年那时,那个阳光耀眼的日子里,走过那两个小镇。

莱茵河,我回来了。

一年的时间似乎没有改变这里任何事物,仿佛连挂在码头栏杆上的花盆里通红的花都还是去年那些朵。

临近 Boppard 的时候司机不小心引起了一起小事故,我们在这小镇的导游讲解计划因此取消。然而没有因此多看几条花团锦簇的巷子,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耗在和一群中国人在一家服务生态度恶劣的餐馆吃饭上了。一阵阵的雨敲打在头顶的遮阳伞上。点餐之前,一个女人把盆里的花折下鲜红一枝,咬在嘴里摆着姿势要男友给她照相。我喝着 Koblenzer Weizen,想着去年我们在附近一家快餐店里吃烤肠,那位还在惋惜没有时间找当地的啤酒喝。一路没看到有当地的牌子,怕是没有吧。

在 Rheinfels 城堡塔顶,凝望着已经微微发黄的阳光有一搭没一搭地抹在山上泼在河上挂在 St. Goar 无数黛色屋顶上,想要把被天风吹散的思绪重新拢回笔尖。一个小伙子以为我在写生,伸头过来看,却只瞧见那封在船上写了一路也没有写完的信。

游船经过的座座青山绿得如此鲜浓,被云团揉碎的小片日光晒不干这水灵灵的颜色。莱茵赶不及地从成排的山脚下过去,便被染成了一河温润的碧玉。在那时那次旅行的末尾,从城堡往山下走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卷发的姑娘。在这条通向那起点的水路上,山景,水声,我起笔写给她的问候。年轻人们嬉闹、说笑、拍照,一如去年的我们。他们的欢腾,于我,只是完成整幅旅行画面的背景,而这幅画依然是优美宁静的。

此时此次旅行,不知为何,总是没有足够的时间。等到从城堡下去,不会有时间在镇里看哪怕一眼就要返程。

山顶的城堡旁有家宾馆,终于写完封口,过去问附近有没有邮筒,热心的前台说他们可以代投。愿这小小的信封,会顺利到达那热带鱼形状的国度。

也希望我还能再见到这张去年在这次旅行里买的明信片,这张在我抽屉里空白了一年,如今要独自重新找到我的明信片。

有朋友同行,一路也又认识了几个人。这次旅行并不孤单。有如此令人折服的美景,这次旅行并不无聊。

然而此行的重点,不管怎么说,都只是执拗地想要找到和重温,那已经随着河水逝去的一日光阴。


“Love Wins”?

在去莱茵河的前一天,twitter 被美国最高法院判定同性婚姻符合宪法的消息充斥着。两天过去,还是能在 facebook 上看到各种人的头像变成彩虹色,俨然一种新潮流。

然而我想说的只是,我好不喜欢前天几乎占领了整条时间线的 #LoveWins 标签啊。

只不过是又一种婚姻形式得到法律许可和保护,所有人便如此欢天喜地地庆祝开来,仿佛世间从此不会再有空等一世却只能凋零的花。

可是,爱情和人心,都是如此复杂。

有的人还会继续欺骗自己。有的人还会继续欺骗对方。有的人还会继续欺骗,至少试着欺骗,所有人。有的人还会继续痴痴地寻,有的人还会继续傻傻地等。

法律会变,观念会变,捆住爱情的枷锁会越来越少。如今在一个大国,禁锢又少了一层。

然而,这并不是赢。只是在前进路上,又走了一程。

2 thoughts on “重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