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

七月十四在老爹的监督下自己开车去大姑家,这里没有记录。

七月十五回老家过节,弟弟在大爷拿来的白酒里拆出一根20g的银条,这里没有记录。

七月十六去看一中新校里场面壮观的打井,这里没有记录。

七月十七一天无事,这里没有记录。

七月十八公历八月十七,六点四十从家里出发去火车站,充满内心的在家一月的种种感受,这里没有记录。

没有记录下来的日子,终究会在记忆中淡去,变成一潭如镜的止水。

今天回到帝都,如上次一样,还是满脑子的山东话,普通话说得别扭得自己都不愿听。

补觉洗衣服收拾桌子,返校的第一天按说不会有什么事值得纪念。更何况我没有告诉班里的任何人我回来了。

本以为我无心无肺,但在校园里偶遇时胸口那猛然一下悸动是怎么回事?

本以为我更喜欢独处,但今晚班主任和我谈话时(干嘛非挑我最不想说话的时候啊哭)向我透露下半年班里还会继续有变动(细节就不说了,万一有童鞋逛过来呢)时那扑来的落寞时怎么回事?

结束谈话在夜色中独自回宿舍的路上,想着接下来的一年还有多少盼头可以被砍掉。

本以为自己已经懒得近期不会写东西了,但这潭止水泛起的涟漪冲开了我的编辑器。

本以为自己是个理性派,但这胡子和长发无情地嘲弄着我的自我欺骗。

我常想做到心态平和地对这个世界上的故事冷眼旁观,结果总是弄得自己心情低落地被这个世界对我的故事冷眼旁观。

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在没事找事,为一些自己不能及的事情烦恼。

可正如我在爹说我瘦时我的那句玩笑话一样,这是品种问题。不小心长成低落型的了。

话说这半年的校园生活的开头还不算赖吧……

7 thoughts on “涟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