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fen Sie „Fertig!“

四个半月的这列火车就这样到站了。怀着各自的梦想搭上这列车的各位旅客,就此下车,各自走向各自的未来,可能从此再也不会相见。

这么快,现在还依然觉得,明天还得早早起来,还得拎着包急匆匆赶向那座大厦的 17 楼。明天才周五啊不是吗?

呐,明天就算早早起来,就算拎着包急匆匆赶向那座大厦的 17 楼,也不会有熟悉的同学和 Hofmann 老师在那里等着了。

从下星期开始,同样的老师,同样的时间,甚至还会在那间叫 Hamburg 的第四教室里,这门以初级德语考试为目标的快速课程还会继续。那时,谁会坐在我的位子上,听老师的那篇德语欢迎辞?

教室的围墙超过一半是玻璃,透过这边能看到走廊和对面的教室,对面是楼房林立的城市图景。角落里的架子上存着各种纸张,一大摞字典,一台打孔机。躲在字典旁边的是一只低调的毛绒小白猫咪咪,笑容可掬的它自从 A1 级别结束后就基本再没出来被我们抛来抛去了。白色玻璃板上的黑色签字笔写出的板书,无数次在我抄完之前被擦掉。门口的 Pinnwand 上,早期通常是老师钉上去的知识要点,到后期则演化成了我们的各种奇怪的游戏成果的展示板了。讲台上放着老师上课端来放学端走的盒子,里边有七七八十一种文具,丰富程度让我的笔袋相形见绌。

外面被雾霾笼罩,只能看到对面那酷似菠萝的楼顶的模糊影子。

外面阴沉沉地下雪,道路斜对面沿街楼后的树已经全白了。

外面的朝阳照到东南角那家室内游泳池里,波光闪动,有人在那里游泳。

难得的大晴天,外面正南偏东的方向耸立着略像小面包电视塔 柏林电视塔,但更像只剩下一颗山楂的糖葫芦的中央电视塔清晰可见。

以后见不到这些景色了呢。

在去年秋天的留学展上开始收集的那套风景明信片,已经基本集齐了。在教室上课的倒数第二天里,终于赢得了盼望超久的那张新天鹅堡。

算起来,包括同学好意送我的那些,我搜罗了好多歌德产的小奖品呢。

Frau Hofmann 部署好按组比赛速度的小游戏,告诉我们,先完成的要喊“完成”。

老师和同学们,非常感谢这四个多月的相伴。有关这段非常充实非常愉快的学习时光的记忆,是我在北京万分宝贵的收获。各位珍重,以后有缘相见咯。

Fertig!


UPDATE 29.03.2013:  今天早上还是没有过去。但晚上忍不住逛过去看了看。只有电梯口的灯亮着,两边大门紧闭。话说报名面试的前一天下午也独自来过,也是空无一人的歌德学院。时隔几乎半年,我又回到了这个局外旁观者的视角。只是一切都已经变得这么熟悉,这么让人安心。在这里上学的这段时间里,还先后经历了APS面审,准备申请学校,最后一门专业课考试,毕业设计开题,收到第一份学校录取,买好所需欧元的大部分……好多年好多年以来,真的都没有如此充实了。留在这里的记忆,不光是德语学习的点滴,更是留学准备之路最主要的一段啊!

今天中午收到一封毕业设计导师发来的邮件,北外这边的任务近乎无缝地衔接上来了。如今马上要投入到紧张的毕业设计和论文工作里,五月下旬竟然就要答辩了。突然心里燃起了一团小小的火苗:六月三号到七月底的班,到时要不要报名呢?答辩之后的一个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啊!留在北京的话,还能顺便弄好存款和签证吧!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在歌德学院的日子,还没结束哟。

6 thoughts on “Rufen Sie „Fertig!“”

    1. 诶,为什么要学德语呢?你应该用不到才是吧。单纯出于兴趣的话往往不能持续下去哟

        1. 我只是在说自己学法语得出的结论而已……语言终究只是一种结构复杂的工具,有实际需要的话才能让人甘愿投入大量成本去学习。不是泼你的冷水啦,觉得没道理的话忽略就是。如果想自学入门的话,罗塞塔石碑是个好软件,再买一本语法书就差不多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