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紧张

All alone in the danger zone
Are you ready to take my hand?
All alone in the flame of doubt
Are we going to lose it all?

很看好 Blanche 的 City Lights,哪想到昨晚 Eurovision 半决赛的时候这个小姑娘紧张到几乎是带着哭腔在唱了。看着直播刷 twitter,有人说她的确是 in the danger zone 了。

还好挤进决赛了,于是这一段歌词现在轮到我用了。

Nuance 面试第二轮快到了,紧张到几乎喘不过气来!前些日子的亚马逊和前天的 SAP 应该都是主要被慌张给搞黄的(SAP 还没有回信,自己感觉很不乐观;亚马逊应该是根本不准备回信了),现在轮到好不容易有第二轮的 Nuance 了么!

手里还有一堆没有发的日志草稿啊……(虽然知道这句完全跑题但不知怎么就是想插到这里来

Are we going to lose it all?
To lose it all?
To lose it all?

喘口气,去拨号。


以下是有关这次电话面试详情的更新,超长超无聊

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五点五十八分前后进入电话会议室,语音提示请稍候的时候没怎么听懂(德语还是渣到不像话 =3=),为了避免什么幺蛾子赶紧挂掉重拨选英文语音。在电话会议室里等了两分钟左右,语气和善的、大概是项目经理级别的、负责这次面试的女士从西雅图接入了。

越听她介绍这份工作的详情,就越想得到这份工作。然而本来就不见得比德语好到哪里去的英语更是乱七八糟了。但愿那位女士能理解让一个连母语都说不利索的家伙推销自己是多难的一件事吧。

从面试安排里推测出了这次面试不会有具体的技术测试题,实际上的确没有。对方掌握着一份简历、一份问卷、一份没解出来的技术题的答卷以及源码,对我的底细似乎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只是问了一些进一步的背景信息,去年 HiWi 的任务详情(答得乱七八糟的),论文实验的详情(答得乱七八糟的),整个硕士课程的概况(答得乱七八糟的,非要去提一门无关紧要的课的名称,结果竟然忘了名字 Orz)。

面试前几个小时去重新看了一遍职位的任务列表,留意到一条提到汉语语言模型。想着虽然是母语,但毕竟没做过这个语言的建模,去看看这一块吧。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瞄了两篇论文的概述部分,一篇是说用回馈神经网络捕捉汉语里的 long distance dependency (夭寿了,根本是一篇中文论文在说这个,汉语对应的术语竟然完全没记住)。把本来就在脑子里编出来的几点汉语建模的特性和瞄来的那个长距离 dependency 记在了本子上。面试的时候我提到说看到你们把汉语列出来作为目标语言,跟对面讨论了一小会,那位女士竟然就问了一句我认为建一个汉语语言模型时有哪些独特的地方需要留意。有种给老师暗示自己想做什么题,然后就在考卷上见到那道题的感觉——心花小小地怒放了一下。我吹到常规 n-gram 模型对付汉语可能有点不够,回馈神经网络之类的可能能好用一点之后,她表示有道理,并说他们的主要工具目前的确是 n-gram 为基础的,并且也在考虑往神经网络这条路上走走。听着就像是我自己的情况一模一样的!我想去你们那边上班!

被问到我用什么编程语言,我啰里巴嗦地列完所有学过的用过的还记得的全忘了的所有语言之后对面说他们主要用 Python,还有些比较旧的 Perl 工具。说了几句 Python,嘴欠最后提到 Google 家的 TensorFlow 就直接是个 Python 包,如果以后要往神经网络那边偏移的话 Python 真真是极好的。对于这个神经网络工具包我几乎只知道那么多,对面随便问个什么问题我就要倒楣(虽然前边说了我目前的经验几乎仅限于 n-gram 模型,神经网络模型还只是了解一些理论知识而已)。还好对面只是说是啊他们有个小组就正在鼓捣 TensorFlow。欸,大概踩到一个加分项?心花又小小地怒放了一下。

整场电话交谈持续了一个半小时。一个半小时。虽然我这边自我感觉什么都没说清楚,但那个和善又健谈的女士说她觉得我解释得很清楚(没错,我直接问了我是不是什么都没说清楚。在 Saarbrücken 这边的那家初创企业面试的时候对方说我直接又诚实,现在还在问这种大大咧咧的古怪问题。真是本性难移)。她说这个职位需要的背景和能力是非常精确的,而我似乎满符合那些需求;不过我可能要等一些时间才能收到回信:三个星期没动静的话,再考虑去问我的招聘联系人。

Are you ready to take my hand?

至少,给我一个去亚琛看看的机会吧。

我真诚地等着。

《超紧张》有1个想法

  1. 有戏有戏有戏!加油啊!

    本来我是看到 feed 里最后一句 lose it all 想进来安慰你的,没想到看到了更新。其实外国人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你可以想想怎么表现得像是“我只是因为语言能力差一点才没讲清楚,其实知识我都有,不影响实际操作。另外我也是个努力学习外语的好人,不然就不会这么努力地想在这里找工作了”。会挽回一点?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