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伏不定的生活带来的朦胧的无力感

这个让人无力吐槽的标题,是我给某博友的主题起的外号。她的首页文章标题在鼠标悬停时会显示出文章摘要,会把下方的标题们往下挤;鼠标移开的时候摘要重新隐藏,下边的标题们就又被提拔了上来——所以叫“起伏不定”。至于“朦胧”,则完全是导航菜单出现时整个页面的其他区域都会模糊掉的缘故。我没有做那么精致的主题的手艺,瞎起诨名的本事倒是不缺。

不过拿来说自己的近况,倒是意料外地合适。

前些日子闲来算了一下,如果有 1% 的找到工作的几率,那么得有几乎四百六十次的尝试才能保证有工作的几率超过 99%。大概被这个数字刺激到了,上周从周一到周四连着发了七份求职材料,不啻蜗牛冲出了猎豹的速度。周二晚上完成了一份汉莎航空的申请,第二天就收到回信说看起来还不错,又管我要学位证书和工作推荐信。学位证书不在话下,推荐信倒没有,一直以来一在招聘信息里见到我就绕道走。但好歹申请过程中自带的技术测试结果尚可,又在 Glassdoor 上得了他家面试似乎不难的印象,就硬着头皮去向各路神仙求推荐信了。毕竟汉莎的法兰克福办公室就在机场那边,说不定有机会能经常看到穿着制服拉着行李箱的超帅气飞行员呢!这么棒不拼一把太可惜了。

然而只有去年那份学生工的真·老板——整个项目的牵头教授——一口答应下周找时间给我写一份,两个同事都没回信;为了礼貌发给毕业论文的指导教授的请求也被礼貌地告知对方最近实在忙不开,拒掉了。因为那一直被我当作头儿、前些日子刚被她纠正的同事热心地帮过忙,决定厚着脸皮去她办公室确认她的意向。周五去了一次,不在;周一又去了一次,依然不在,在一层楼办公的也说没见到她。一边兀自哀叹着自己人缘和运气都臭到可以一边往回走,马上到家的时候却收到另一个毕业论文导师的邮件——我上周五才给她也发了一封邮件;虽然实在不愿给别人添麻烦,但毕竟狗急跳墙——说你把那个职位信息发过来一份我好按他们的意思帮你写。啊,这样就能有两份了,大概够了吧。意料之外的峰回路转呢。

更早一段时间的申请,陆陆续续开始收到拒信了。啊,没有工作经历、德语能力平平、又是个慢性子的家伙还真是不好找工作呢。不过说到德语能力,前些日子在 DW 做了一个在线水平测试,竟然被告诉说还有德语 B1 级别的水准。一边觉得荒谬可笑,一边又觉得看来语法之类的当初学得还算可以,补充一下词汇量、练习练习口头表达应该就能轻易通过 B1 考试了吧。只要能找到工作,大概率能达到拿蓝卡的条件,而蓝卡 + B1 的话不用两年就能获得德国的久居了。小算盘打一打,还是尽量在德国找活干吧。

而一份半个多月前发到科隆的一家小公司的申请,今天竟然收到了回信说有兴趣面试一下;邮件回过去,电话打过来,定了明天下午 Skype。两份推荐信也扎堆在明天可以拿到,但愿汉莎不会已经嫌晚了。

明天就是周四了,本周申请数目依然为零。倒也没怎么闲着:复习复习学过忘过复习过又忘掉过的知识,这几天又爬到 Coursera 上开始旁听一门讲 Hadoop 的课(明明 matplotlib 作图的课程都还没学完……嘛,看招工信息上想要 Hadoop/Spark 技能的比较多嘛)。除了用了已经几乎仨月的 Duolingo,新近装上的 memrise 也已经连续达成了一整个星期的学习目标了;并且还觉得只练德语太闷,同时开了西班牙语和日语的教程,作死。

前段时间很罕见地被人问回国问得影响了情绪,想到国内似乎所有人都认定人生只有一条正确的路,想到几乎整个家族都不支持我留在国外,写了篇抱怨的稿子。但想想还是决定在外边找到工作了再发布出来,毕竟居留许可十月初就失效了,到那时还找不到工作的话就得乖乖滚回去。

找工作的时间几乎过半,工作在哪里依然完全不知,虽然和自己差到出奇的自控力和低到不可思议的效率脱不了干系。自己看不中一大堆的招聘启事,自己不够应聘另一大堆,剩下的那些求职信和简历发过去,再几乎必然地被对方看不中、觉得不够应聘。偶尔冒出来一两个机会,搅动一下浑浊而静止的生活,一切却都保持一如既往的状态。

这份微妙的无力感,就是这偶然出现一点起伏的生活的若有若无的馈赠吧。

怀着这样一种飘渺又沉重的无力感努力让自己努力起来,简直都能算是有趣味的一种体验了呢。

2 thoughts on “起伏不定的生活带来的朦胧的无力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