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刀

我不是北漂,是江湖飘……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今天我就挨刀了。

先罗嗦一下动刀子之前我的悲催经历,想直接围观血腥现场的请走这边

昨天刚说了智力二开始度发育,今天就发现发育速度有点快,长牙的那块地方肿得都顶到上边了。不只是牙龈疼,右半边下巴也跟着一块疼,咽口唾沫都跟喝硫酸似的。看来校医院昨天开的药效果不好。实在受不了了,二进校医院,结果校医院的医生们都欢度周末去了,剩下个外科医生在屋子里锯木头玩根雕,让我星期一再来……

午饭吃的是一个悲催,想着面条吃起来比较不费劲,哪知道一万兰州拉面也能把我整个半死,估计咽到肚子里的面条50%都要超过1cm……那个腮帮子疼得我直想把那块肉直接抠下来!呃!!!

下午等车+坐车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跑到北医三院去,结果被告知没有口腔科的号了,欢迎明天再来~我@#%#$&,我牙疼脸疼腿也疼(我还以为是昨天体育课上跳舞跳得过high了)跑这么远容易么!强挂了一个急诊的号跑到急诊五官科一问,只看耳鼻喉……那你还叫五官科,切!不过分诊台的护士阿姨建议我去北京大学口腔医院,我退了号往公交站走,后边的牙龈又疼又痒弄得我直咧嘴,我都不知道嘴里哼哼哼地是在哭呢还是在笑……

记得貌似在哪里见过那个口腔医院,但是具体在哪里记不起来了……用Google查了公交路线一阵折腾(托Google移动版的洪福,给我一个错误车次),却发现这个医院就在人教社对面,从学校出发步行二十来分钟就到……

同样没有门诊,挂急诊了,管他呢。等待过程中越来越觉得腿疼得不对劲,要了个温度计量体温,三十七度五……分诊台的护士姐姐看了看,“三十七度三”,把我交的温度计押金还给我,没往病历本上多写一个字。悲愤地在Twitter上吆喝了一声“还发烧啊,怪不得腿酸没劲……肿得牙都快合不上了,痒到爆疼到爆!难受死我不要智力再发育了,让这个惹麻烦的牙滚蛋!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语成谶。

近一个小时的等待+围观急诊室里的故事之后,分诊台喊到了我的名字。心花怒放背包进诊室门,好个富丽堂皇~专业的口腔医院就是不一样!(很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味道,上次进口腔科还是七岁时到县医院拔奶牙……)

我被分在了在离门最近的那个位子上,是个看起来好年轻的医生姐姐,口罩上方那双明亮、欢快又坚定的眼睛让我想起了郭芙蓉。郭芙蓉大夫让我躺在牙科专用的那个椅子上,放倒,开无影灯,让我张嘴巴(好紧张啊……有种小白鼠的感觉)。也怪,在医院外边嘴巴都不敢张大的,疼,躺在这个椅子上很容易地就把嘴巴张大了,可能是心里有安全感的缘故吧。郭芙蓉姐姐朝里边一看,小声地“啊”了一下。

当时我就觉得事态不妙。校医院和北医三院,亏我到这里来了,要是我明天后天的就出啥三长两短的你们怎么负责?

果然,郭芙蓉姐姐让我坐直了,告诉我事态的严重性。她说我的这个炎症是比较严重的了,已经有脓疱了。最好切个口把脓放出来,这样就会好很多。明天再来一次看看,等到炎症消了之后趁早把这颗牙拔了,要不以后如果再发炎的话估计就得住院切腮帮子了……虽然我感觉得折腾一下,也早就做好了挨一刀的准备,但是万没想到还要拔牙,简直是噩耗啊!

既然果然化脓了,动刀子感觉还是有必要的,至少能让那个包包瘪下去。于是就同意了,看着郭芙蓉姐姐让一个护士把刑具拿来,还给我围了一块跟婴儿吃饭用的兜兜差不多的蓝色无纺布。妈妈哎,那个打麻药的针管子都是金属的活塞,看起来是把药剂上膛发射的……吓死俺了,打麻药的时候攥着拳头闭着眼,只觉得针扎进去,周围一阵发热……不过接着果然麻掉了,不疼不痒了,木木的,感觉有点像被人砸了一下~心情大好,对这个郭芙蓉大夫的好感又平添了一分。

漱漱口冲掉嘴里的苦味,开始动刀子~打麻药都不敢看,往嘴里塞利器就更不用说了。只觉得一个东西在肿掉的那块划了一下,纯粹的温和的接触,然后好像有个装着水的小袋子炸开了,液体向下流经过舌头,一股腥味。又过了几秒钟,郭姐姐又让我坐起来漱口。

把嘴里的液体朝那个操作台上的小水池里一吐,乖乖,算是见识了口吐鲜血的效果了,不只是纯血水,还夹杂着鲜红的、细小的泡沫……别说,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奇怪的美感,血红色的泡沫也好漂亮的……

想着别做一次手术啥都没看到啊,接下来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向看看刀是什么刀来着,结果只是塞了一根我看着像是一条棉花的东东(说是叫引流条)进去就完事了,再漱漱口(温的生理盐水感觉就是好)就去交钱了。从银行卡里瞬间划掉一百二十二块五毛五,学校不报销的话就损失惨了。

回诊室交单子郭姐姐填好病历本之后嘱咐我明天再来,挂谁的号无所谓。这时候郭姐姐已经把口罩摘下来了,长得也不像郭芙蓉,但是给我的感觉还是像郭芙蓉一样的爽朗阳光。出来到分诊台拿药时看了看病历本,原来郭大夫姓王。这个本家姐姐的字真漂亮,我全都能看懂,应该是新上任的或者是北大实习生吧。

blablabla

治疗设计:(左下角标8的十字)切开引流,消炎后拔除。

处:1.交代病情,知情同意。

2.(左下角标8的十字)必兰局部麻下切开,见大量黄色脓液流出, N.S. 冲洗脓腔,置引流条一根。医嘱,明日复诊。

3.Rx: 头孢克洛胶囊 0.25g×12粒/0.25gTid.Po.

汗,还是黄色的……幸亏被红色盖住了,好恶心。

分诊台的那个护士看了处方单,冲诊室里边喊:“王×啊,别再开头孢了,快没了!”但是我还有,感觉很幸运。

步行回学校,路上麻药的药效退了……发炎还加一刀子确实不是闹着玩的,感觉甚至比先前还糟糕了,眼泪都快逼出来了。作为一个纯正的山东大汉,我表示情何以堪……

回来爬到床上睡觉镇痛,一觉睡到六点半,到食堂喝了两碗稀饭,回来赶英语作文……我挑的题目是写不同的人对安乐死的不同态度。

明天的法语课翘掉一上午吧,还要去医院……希望还是那个郭芙蓉王医生给我看,嗯嗯。

《挨刀》上有2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