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噩

九月竟然已经过了三分之一了。

这一年的记忆,在脑中混沌成一片嘈乱模糊。

剂量增大之后,亲身体验了维基百科上该药品最常见副作用列表里的大多数项目,然而头脑却似乎因此才被叫醒,懵懵地惊讶于已经又是一个秋天。

这春,这夏,都去了哪里?若是来过,我那时在哪里、做着什么?

深浅浓淡的绿,如调色板上的颜料,混杂涂抹成一团漩涡充满了视野。两个季节,似乎只留下了四处花草树木的模糊影像。

金乌玉兔杂乱地穿行,一页页空白的日子在浓黑的心海上纷繁飘落如雪。

我在哪里,谁在那里?

他们的论文进度按部就班地推进着,已近尾声。而我依然很难算上已经开始。

我在逃避什么,我在等待什么?

夜复一夜的梦境无穷尽,或喜或悲。

我在逃避谁,我在等待谁?

我要记住什么,我忘记了谁?

什么什么,谁是谁?

每天早上,会有一片白色的药片被我吞进肚里。它逐渐显现的强大效力会给我带来失眠和嗜睡,会抹去我的欲望和压抑。它是拯救,是灭亡,是燃在水中的火焰,它是悖论。在这矛盾的激烈作用下,我终于开始在这数月之久的昏睡中醒来。

好一场嘈乱模糊的梦。

九月,竟然也已经过了三分之一了。

One thought on “浑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