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下一轮准备,再加另一场面试怎么样

面霸练成中。

没想到本地的小公司还没回信呢,Nuance 就又给我回信了,又、给、我、回、信、了。

星期二晚上,北美那边的招聘负责人不远万里地丢给我一道题让我解,周五下午之前给他们结果。是一道解码的题,很欢快地做了一个小时之后发现[哔——]根本牛头不对马嘴在做无用功。然后就意识到哎呦妈呀这道题根本难到没朋友,我这个烧菜都能烧糊的伙夫是一丁点头绪都没有。心里告诉自己,至少已经证明自己有通过 Nuance 家首轮电话面试的水平了,后边不管怎样都是已经赢了值得给自己奖一朵小红花。 继续阅读面试下一轮准备,再加另一场面试怎么样

回忆的城

时隔三个多月之后,英国的希腊人、比利时的印度人、德国的中国人在杜塞尔多夫重逢了。两年半之前,我曾匆匆浏览过这座城市一次——和这座城市,也能算是重逢的吧。

一个周末的相聚总是短暂,转眼又各奔东西。我的火车最晚离开,送走那俩,独自到莱茵河畔的电视塔下,仰头看夕阳被观景台的玻璃墙反射过来,耀眼夺目。

继续阅读回忆的城

木瓜

前几日,我饿得晕晕乎乎,进了超市。

可是饿着肚子的人怎么能去超市呢?那里的面包、零食、水果、蔬菜、肉奶蛋,全都散发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有些还带着打折标签,这就更难摆脱了——只能把它们从货架上抓下来,扔到购物车里。

我就是这样买了一个叫做 Papaya 的浅绿色水果。但是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买的是什么。当时想的只是,这热带水果我似乎从来都没有吃过,凡事都要尝试一下嘛,反正正在打折,不好吃也不会损失多少。

等到拎着巨大的两包杂七杂八的食物回来,吃过晚饭,大脑的血糖供应恢复正常,我总算反应过来了:Papaya,这外观和名字都充满着浓郁热带风情的家伙,不就是木瓜吗?

继续阅读木瓜

花开

从长出花芽算起,足足等了一个月。终于,我的毛毡苔开花了。

一夜之间,已经卷成圆锥形探出来的白花瓣展开了。阳光下,透过水灵的花瓣,依稀看得见五瓣淡绿的萼片。白花丝,黄花药。一整个颜色都是柔柔的,淡淡的,娇娇嫩嫩的。

继续阅读花开

拉面

我喜欢吃拉面。

五六岁的时候,父亲就经常领着我去吃得月楼十字路口那边的拉面摊。我坐在小马扎上,看着拉面师傅跟扔跳绳一样地甩长面团。热气腾腾的面端过来,父亲立马就哧溜溜地吃得开心。我是猫舌头,总是夹住几根面,在碗里转上无数圈,等缠牢了,举到嘴边,吹上半天。 继续阅读拉面

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赶论文

很没有实感地,五月已经能看到头了。虽不觉岁月流逝,上个月分盆之后稀稀拉拉看着简直可怜的毛毡苔们却已经不紧不慢地,用亮晶晶的叶片铺满了各自的花盆。每晚被给它们的灯光吸引过来的小飞虫也多了起来,时不时就能看到某棵的某片叶子,又心满意足地卷住了一顿美餐。呀,已经慢慢入夏了哎。 继续阅读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赶论文

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欧洲这边的天气,的确是可以当做一个永恒的话题和别人聊的。

上个星期还暖得让人觉得夏日将近,不止是气温逼近二十度,还有一次出着大太阳下大雨,更有一次噼里啪啦地砸了一阵菜豆大小的雹子。学校草坪上横七竖八地摆着晒太阳的人。本周天气却又转为冬季模式,每天晚间只有一两度,也已经在三天之内下了一场雪、撒了一阵霰。立马不见了轻衫薄袖,所有人都缩回了厚实的外套里。

看着窗外渐浓的绿荫前蓬松硕大的雪片飞舞,这般体验也算别致。

四月底还能穿着毛衣和一件薄外套在公交站被冻得吱吱叫,这体验大概同样能算别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