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无恨月长圆

如果我说,我能一整天都不想到那两个人,那么我是在撒谎。

走得越近的朋友,就越有给自己带来巨大伤害的潜力。已是第二个夏天,伤口依然未能完全愈合。

几个月前我还对我的心理师说,无论如何,我都不愿失去和他们的友好的关系。可如今我已经接受的事实是,我们之间的友情,早已不复存在。

继续阅读月如无恨月长圆

单行线

终于把这篇难懂的论文弄明白,正往长度正逐渐逼近连自己都不想看的程度的 笔记里写,想着有没有办法把这么一大坨东西和作为我的代码基础的那套理论整合成一个漂亮的公式。办公室的窗户半开着,能听到外面不绝的鸟鸣。前些日子在家窝居太久,近几天步行往返学校,一路讶异于春意竟已勃发至如此。

桌上的手机屏幕自己点亮,显示出一条问候的信息:嘿,最近怎么样?

办公室外依然天朗气清,依然远远近近此起彼伏的鸟啭莺啼。 继续阅读单行线

萨尔布吕肯、柏林和巴塞尔,城市里的答案

那一位回柏林了,不会再回来。老大哥在巴塞尔的实习要持续到五月底。我依旧在萨尔布吕肯继续我已经耽搁太久了的论文工作。

如一本仓促结尾的书,这段故事暂时告一段落。 继续阅读萨尔布吕肯、柏林和巴塞尔,城市里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