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树、香樟、槟榔

开始

8月25号中午,父亲开车把我送到临沂北站,下午三点四十的火车。硬卧,很舒服~

感觉整个世界都在下雨,从临沂一直下到长沙……

20小时内睡了好大一觉,看的哈利波特比一个假期的都多……一点也不急啊一点也不急。

出长沙站时雨那个大啊哦……找同学找了半天。被请客了 😈

长沙挖地铁挖得一塌糊涂,到处都是道路一封一半,五一广场现在变成泥巴广场了……更崩溃的是发现工地上写着“北京市政”四字……我[哔——]啊,跑遍兲朝都逃不出帝都的魔爪吗?

熟悉的人,熟悉的雨,熟悉的立珊专线,熟悉的湘江一桥, 继续阅读栾树、香樟、槟榔

记不住人名,见不到人。

我很菜,这体现在各个方面。其中一方面就是对姓名和电话号码的记忆力永远都排在众人后面。

这个暑假因为记不住人名导致了三起囧事件,一次是和同学聊完三小时后才把名字记起来,一次是同学自己把名字报出来了,还有一次(就是今晚……)是直接对面不相识,还把名字安错人了…………

所以说,和我超过两年未见的童鞋,见到我最好先把名字报出来,最好再加上住址邮编联系电话……不是我看不起人,实在是我这大脑结构当初没有规划好。

至于说见不到人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各位童鞋可以忽略掉了。敬请期待下一篇日志,谢谢。

继续阅读记不住人名,见不到人。

眼镜框

今天陪妹妹去临沂鲁南眼科医院配眼镜。
认E字表、验光、试眼镜……遛了一大圈,一上午就这么没了。医院里的拥挤程度能赶上火车站,幸亏在别人的病历本上看到通知说不久后要搬到新址去。
出了处方(暂且这么叫吧,就是拿着配眼镜的那条子),老爹拿着去医院里的配镜中心交钱配镜子。镜片3**大洋,镜框1**大洋,总计450块。由于镜片还要订制,一周后来取(现在小盆友们的视力问题啊……)。
配眼镜嘛,都知道是暴利行业,医院里又不讲价。算了,不是来批判暴利行业的。
我爹和他们罗嗦的时候我先看了下这个规模尚可的配镜中心里的各种镜架,唉,真不是我说的,好看的真不多。虽说众口难调,可是……
我喜欢不大的方镜片、半边框、眼镜腿中等粗细(最好是扁的),颜色深色系(黑色最好)且不要太多装饰的镜框,然而这一橱子一橱子的镜框中,除了几款胡锦涛式的、全边框式的和女式的外,其余的中小镜片镜框里边,有简洁实用系的——是超宽眼镜腿;有镶着反光小装饰的——是超宽眼镜腿;有雕花镂空的——是超宽眼镜腿;有金属质感强烈的——是超宽眼镜腿。我@#%$&*!这种模样的就算再怎么潮也不能这么玩吧!并且看看定价,我[哔——————]。
由此突然想到水果的东西了。虽然我一直不承认水果家的东西好,但是水果产品的外形确实挺讨人喜欢的,不说老少咸宜吧也至少是能赢得相当一部分人的好感。你们丫的卖的都要比水果的mp3还贵了,就不能请几个水果水平的设计师设计几款“革命性”的眼镜框吗?怎么还是千篇一律换汤不换药的山寨风?比手擀面条还宽两倍的眼镜腿儿真的是80%年轻男性的最爱吗?
算了,反正现在配眼镜的不是我,等我想换眼镜了再说。( ➡ 那瞎操啥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