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课文?

互联网就是一个大集场子,整天闹哄哄的。今天的话题又转到了高中语文课文上。

我不学语文已经两年了,本来没有啥发言权了,但我还是要说(囧,嘴真贱)。

有人整理出来了所谓“新学期被踢出中学语文教材的课文”:

孔雀东南飞、药、阿Q正传、纪念刘和珍君、雷雨、南州六月荔枝丹、陈焕生进城、廉颇蔺相如列传、触龙说赵太后、六国论、过秦论、病梅馆记、石钟山记、五人墓碑记、伶官传序、项脊轩志、背影、狼牙山五壮士、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朱德的扁担、牛郎织女。

我对此表示,你是不是高中生哦。你上高中了没哦。

现在景德镇人民都知道,全国教育百花齐放万箭穿心,n多地区的课本都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版本里的课文自然不一样。请问你的这个列表参考的是哪个出版社的版本

我看了人教社的网站上,上边没有全新的教材系列的任何报道,所以说如果是换课本,应该就是我们用了若干年的新课标系列了(因为大范围使用的旧版的语文课本貌似只有人教版的)。

我是山东新课改的第二批试验品中的一员,高中语文课本是人教版的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必修五本,选修课本中我们发了《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语言文字应用》《中国小说欣赏》,我从一个学姐那里买到了《外国诗歌散文欣赏》《先秦诸子选读》,还见过我们下一级的童鞋用的绿封面的《文章写作与修改》。据说整个语文选修教材系列一共有十几本。

继续阅读踢课文?

返洞

今天下午开始本人人生中的第一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老师是个年轻的女教师。一开始话筒声音不合适,输出类似于机器合成的声音,并且毫无悬念地淹没在300多人的唧唧歪歪之中。后来维修师傅赶到,一秒钟后音箱里突然传来老师无比清晰且无比惊讶的一句“插反了?”维修师傅淡定离场。全场寂静。原来接头插反了还能输出声音的 ❓

还以为这门课会是很无聊很倒胃口的一门课,后来发现其实还是很反动的一门课咧。年轻姐姐老师不止一次地提出先进镇子上乃至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得不够紧密,说镇子上的无产者们没有联合起来展现自己的力量(“……现在我们的工人多了,但是没能紧密地联合起来,这让我感到很遗憾……”),还在一些场合想到《[河蟹]黨宣言》里的“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她给我们讲述的空想社会主义的“太阳城”简直就是法西斯和文什么革以及渣滓洞的完美结合体(对于这种“社会主义”,童鞋们纷纷表示情绪不稳,表示不会把这个空想社会主义和我们的实干社会主义混淆);反正我自己是头一次知道了当年一个叫欧文的先生建立了一个“新和谐公社”并且最后失败得很难看(我尽量没去想胡总的旧和谐公社);幻灯片里讲到三大工人起义时的目标,“推翻富人政权,争取民主共和国”“争取普选权,工人参与国家管理”云云;一段视频材料里指出恩格斯童鞋说他们的理论只是一段历史的产物,随着历史的发展他们的理论可能要做出很大的改变,甚至完全不同……

继续阅读返洞

开学日201009

各位观众朋友们,早午晚上好。今天是2010年9月6日星期一,农历七月二十八。

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 各地中小学陆续开学,新学年新气象,祖国的某花朵纷纷表示睡眠充足情绪稳定;
  • 学校食堂菜价步入6.00时代,有关灵道砖家表示此次内部物价结构性调整与社会物价上涨无关;
  • P**ty的优秀后备非暴力不合作人员***的照片至今下落不明。

下面请看详细内容。

继续阅读开学日201009

栾树、香樟、槟榔

开始

8月25号中午,父亲开车把我送到临沂北站,下午三点四十的火车。硬卧,很舒服~

感觉整个世界都在下雨,从临沂一直下到长沙……

20小时内睡了好大一觉,看的哈利波特比一个假期的都多……一点也不急啊一点也不急。

出长沙站时雨那个大啊哦……找同学找了半天。被请客了 😈

长沙挖地铁挖得一塌糊涂,到处都是道路一封一半,五一广场现在变成泥巴广场了……更崩溃的是发现工地上写着“北京市政”四字……我[哔——]啊,跑遍兲朝都逃不出帝都的魔爪吗?

熟悉的人,熟悉的雨,熟悉的立珊专线,熟悉的湘江一桥, 继续阅读栾树、香樟、槟榔

记不住人名,见不到人。

我很菜,这体现在各个方面。其中一方面就是对姓名和电话号码的记忆力永远都排在众人后面。

这个暑假因为记不住人名导致了三起囧事件,一次是和同学聊完三小时后才把名字记起来,一次是同学自己把名字报出来了,还有一次(就是今晚……)是直接对面不相识,还把名字安错人了…………

所以说,和我超过两年未见的童鞋,见到我最好先把名字报出来,最好再加上住址邮编联系电话……不是我看不起人,实在是我这大脑结构当初没有规划好。

至于说见不到人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各位童鞋可以忽略掉了。敬请期待下一篇日志,谢谢。

继续阅读记不住人名,见不到人。

眼镜框

今天陪妹妹去临沂鲁南眼科医院配眼镜。
认E字表、验光、试眼镜……遛了一大圈,一上午就这么没了。医院里的拥挤程度能赶上火车站,幸亏在别人的病历本上看到通知说不久后要搬到新址去。
出了处方(暂且这么叫吧,就是拿着配眼镜的那条子),老爹拿着去医院里的配镜中心交钱配镜子。镜片3**大洋,镜框1**大洋,总计450块。由于镜片还要订制,一周后来取(现在小盆友们的视力问题啊……)。
配眼镜嘛,都知道是暴利行业,医院里又不讲价。算了,不是来批判暴利行业的。
我爹和他们罗嗦的时候我先看了下这个规模尚可的配镜中心里的各种镜架,唉,真不是我说的,好看的真不多。虽说众口难调,可是……
我喜欢不大的方镜片、半边框、眼镜腿中等粗细(最好是扁的),颜色深色系(黑色最好)且不要太多装饰的镜框,然而这一橱子一橱子的镜框中,除了几款胡锦涛式的、全边框式的和女式的外,其余的中小镜片镜框里边,有简洁实用系的——是超宽眼镜腿;有镶着反光小装饰的——是超宽眼镜腿;有雕花镂空的——是超宽眼镜腿;有金属质感强烈的——是超宽眼镜腿。我@#%$&*!这种模样的就算再怎么潮也不能这么玩吧!并且看看定价,我[哔——————]。
由此突然想到水果的东西了。虽然我一直不承认水果家的东西好,但是水果产品的外形确实挺讨人喜欢的,不说老少咸宜吧也至少是能赢得相当一部分人的好感。你们丫的卖的都要比水果的mp3还贵了,就不能请几个水果水平的设计师设计几款“革命性”的眼镜框吗?怎么还是千篇一律换汤不换药的山寨风?比手擀面条还宽两倍的眼镜腿儿真的是80%年轻男性的最爱吗?
算了,反正现在配眼镜的不是我,等我想换眼镜了再说。( ➡ 那瞎操啥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