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年少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很悠闲地在 Spotify 里听钢琴,蓦地想起了那句“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顺着那句摸到了全部的《古诗十九首》,开头引的那句就这么掉进了心里。 继续阅读正年少

一百天

先父过世一百天了。

从前跟家里打电话时最习惯拨的那个号码,已经三个多月没有拨过。最后一次和父亲的对话,永远地定格在向他吹牛说中秋节想做月饼,只是不知道果仁该弄多细。他到厨房掰开一个团团圆圆的月饼给我看。网络信号不太好,有句话他没听清,便把开着视频的手机凑到耳边听。我清楚地看到他鬓角的白发。

继续阅读一百天

新愿望

当这篇定于元旦发布的文章出现在博客里的时候,我会在哪里呢?

又是一个按照身份证件应该过生日的日子。还记得当初在这个博客里念叨自己官方二十岁的生日,说自己已经奔三了。时间过得好快,一晃五年了。

继续阅读新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