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鲨鱼,中国人

德国一家卖定制服装的网店最近惹上了麻烦。这家网店的用户可以自行设计衣服上的图案,并且可以通过这个平台销售他们的设计。当然,对于太有争议性乃至违法的设计内容,这家店说了不会拿出来卖。最近他们上架了一系列T恤,其中的两款踩到了地雷:一款写着 save a dog, eat a Chinese,还配着一条狗的剪影;另一款则把狗换成了鲨鱼。

继续阅读狗,鲨鱼,中国人

自此告别

很久没用我的移动硬盘了。最近因为 HiWi 收尾工作涉及到几十 GB 数据的传输,就又把它翻了出来用。在复制文件的漫长时间里,顺便做了点清扫工作,腾了不少空间出来。

这些被删除的数据,大部分是图片。图片里的大部分,又是来自我自己或者我知道的人们拍下的照片。它们曾经被我珍视到哪怕一张都舍不得丢弃。所以,当好几个文件夹都被我轻易地整个删除的时候,我是有一点讶异于自己的行动力的。

继续阅读自此告别

危险的直觉

在持枪要求严格的德国发生枪击事件,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的。

周六一直追着 DW 的新闻,这么一段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周边大楼里的一位居民大声斥骂他,其中包括种族歧视用语。而枪手则回应称“你们现在满意了?……我是德国人……我出生在这里,在哈尔茨4(长期失业救济金)的环境中长大。”

警方已经证实,视频中的枪手正是慕尼黑血案的凶手。

是这么一段描写,才让我真正明白了,那已经在无数的评论文章里提过无数次的论点。

继续阅读危险的直觉

一百天

先父过世一百天了。

从前跟家里打电话时最习惯拨的那个号码,已经三个多月没有拨过。最后一次和父亲的对话,永远地定格在向他吹牛说中秋节想做月饼,只是不知道果仁该弄多细。他到厨房掰开一个团团圆圆的月饼给我看。网络信号不太好,有句话他没听清,便把开着视频的手机凑到耳边听。我清楚地看到他鬓角的白发。

继续阅读一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