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直觉

在持枪要求严格的德国发生枪击事件,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的。

周六一直追着 DW 的新闻,这么一段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周边大楼里的一位居民大声斥骂他,其中包括种族歧视用语。而枪手则回应称“你们现在满意了?……我是德国人……我出生在这里,在哈尔茨4(长期失业救济金)的环境中长大。”

警方已经证实,视频中的枪手正是慕尼黑血案的凶手。

是这么一段描写,才让我真正明白了,那已经在无数的评论文章里提过无数次的论点。

继续阅读危险的直觉

一百天

先父过世一百天了。

从前跟家里打电话时最习惯拨的那个号码,已经三个多月没有拨过。最后一次和父亲的对话,永远地定格在向他吹牛说中秋节想做月饼,只是不知道果仁该弄多细。他到厨房掰开一个团团圆圆的月饼给我看。网络信号不太好,有句话他没听清,便把开着视频的手机凑到耳边听。我清楚地看到他鬓角的白发。

继续阅读一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