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

今天明明在家里哪都没去,结果还是诸事不顺。终于熬到做晚饭,眼看菜都炒好了的时候才猛然想起来面包已经吃光了,应该再煮点米面之类的东西当主食来着。菜都炒好了再煮饭显然已经太迟了,只好悻悻地在橱子里找还有没有什么能充当一下主食的东西。嗯,还有一条饼干。

这时我朝外边无意瞥了一眼,外边蓝色的灯光闪烁,简直像是灯光秀。欸,怎么这么多消防车?在窗户正对着的这条街上排了一溜,去阳台上伸头一瞅,一直到了这栋楼的另一面,粗略数了一下,有七八辆。

谁家失火了?没看到有火光啊;这栋楼失火了?水电暖都还正常啊。 继续阅读保险

各自放不下的歉意

远在柏林的一个许久没有联系的姑娘,在 WhatsApp 上打了个招呼,问我近来如何。我假装没看见,拖了一天半的时间才做了如下回复:

Hi
I’m doing fine, thank you for asking
What can I help you with?

想让这三条回复显得更加疏远的话,大概只有规范一下标点符号这一种方法了。

继续阅读各自放不下的歉意

关于草木的愿望

一个多星期前拍星轨,ISO 值定在 125。拍了六张,总曝光时间几乎正好一小时,合起来之后很意外地没有很漂亮:好多星星看起来都太黯淡了一些,比上一次拍时的逊色很多。去查了一下那次的 ISO,400 ……电池已经不够再曝光一整个小时,于是准备改天再试一次。

谁知从八月的最后一天至今,天空一直是一副“滚开,烦着呢”的嘴脸。一个能看星星的晚上都没有。看天气预报,最近十天里应该也不会有。这毫不含糊的秋季天气!怪不得德国人有严谨的名声,看来是自然条件决定的民族性格。

然而我不是德国人,他们的严谨也和我无关。事实上,上边的这么一堆和题目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这还不够,下面还会有大量跑题。真不严谨,真任性,真棒。

继续阅读关于草木的愿望

当死亡临近时

在几乎整个青少年时期,因为年年秋天都要咳嗽到挂吊瓶,我曾经坚信,有朝一日会结束我的生命的,会是呼吸系统的病症。然而自从到了国外,再也没那么要命地咳过,才知道原来主要是那个说出来会被全国炮轰的原因。

然而先是大伯脑溢血、好险抢回一条命,再是家父急性心梗猝然离世,宿命原来早已注定在血脉之中。 继续阅读当死亡临近时

有关春天又无关春天的随想

三月初,已经好几次听到了从南方归来的雁在空中高鸣,这几天窗外也一直有不知是什么鸟雀不分昼夜地鸣啭。天明显长了,气温也已经回升到出门可以经常不围围巾。学校里一棵灌木已经开了粉红色的花。

还有半个多月就是春分,欧洲大陆上正春意渐起。

继续阅读有关春天又无关春天的随想

为什么我认为耶和华见证人和飞天面条神教是同一性质

我不承认阿拉,承认阿拉蕾;不在意耶稣,在意椰蓉酥;不知道佛陀说啥,只认得秤砣说啥。

然而我又在门底下发现了一张塞进来的耶和华见证人的宣传单。不消说,那两个笑容可掬的传教士女士又来敲过门了。

继续阅读为什么我认为耶和华见证人和飞天面条神教是同一性质

危险的直觉

在持枪要求严格的德国发生枪击事件,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的。

周六一直追着 DW 的新闻,这么一段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周边大楼里的一位居民大声斥骂他,其中包括种族歧视用语。而枪手则回应称“你们现在满意了?……我是德国人……我出生在这里,在哈尔茨4(长期失业救济金)的环境中长大。”

警方已经证实,视频中的枪手正是慕尼黑血案的凶手。

是这么一段描写,才让我真正明白了,那已经在无数的评论文章里提过无数次的论点。

继续阅读危险的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