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尘

是一个银灰色的早晨,太阳在酷寒中微弱地散开一圈光芒。在公交车上无精打采地靠窗而坐的我朝窗外望了一眼,却看到有闪耀的冰尘从天空中飘落。算不得很稀疏,谈不上多密集,只是悠悠地落下,亮晶晶的。

从哪里落下来的呢?那一层薄纱一样的云雾大概没有降水的本事。公交车从一条街驶到另一条街,闪烁着阳光的冰晶依然飘洒着。

是一个银灰色的早晨,几乎整个欧洲都在从西伯利亚来的强冷空气下瑟缩不已。

大概是天空的蓝色像锡一样耐不住严寒,在低温下一丁一点地退化成看不出颜色的粉末,又一丁一点地剥落了?

你们怎么敢

本来今天想骂疼逊来着。但是这篇文章的重点被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给转移走了。详情请见最后两段。

疼逊的Linux版抠抠丑陋和难用是出了名的,我又是天生犯贱不想用网页版的,就设法在Empathy里连上了抠抠。但是没用几个小时,连接就开始不稳定了。一发信息就断线,不要让我太烦躁啊! 继续阅读你们怎么敢

官方20岁

我有三个生日,农历的、公历的、身份证上的。前两个好歹还在某个遥远的过去有个交集,身份证上的那个就基本上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了,只是多少还和我的农历生日多多少少有点联系。

今天,按照身份证上的日期,鄙人今天光荣而热烈地奔三了。对于连公历生日都完全无视的我来说,身份证就跟明天均匀分布在早中晚的三门考试一样不靠谱。所以不用祝贺生日了,我的生日还有好多天才到呢~等着腊月的月亮一天天胖起来~

并且刚才到iGoogle上查今天的农历时发现今天还是官方的毛ZD蛋沉纪念日……不是我的错啊!

不过今天的身份证生日还是有一些意义的,这标志着再过730天就能结婚喽~就这么几天了,简直是一眨眼的功夫啊!诚招女友火热进行中~~~

好好想了一下今天也没啥有意义的事,连个硬币都没捡到,上午在马哲下午上法语(好吧,又翘了一上午)晚上消灭了两天的Google Reader未读条目外加复习选修课。这个学期的课程感觉相当容易批量挂掉,感谢国家……

卖票

前两天我湖南的老师说要来帝都,叫我帮忙把返程的票给买了,于是乎我在9月14号晚上独闯北京西站,在售票窗口排出850枚大洋,购得24号T1次硬卧两张外加硬座一张,顿时感到车站里充满了快乐的空气。就等着某一天老师大人降临帝都了。

然而正如若干年前的一句广告词所说——“天有不测风云,我有人寿保险”,昨天突然收到老师的信息,她的老师(我是不是得喊师爷爷或者师奶奶啊?)回湖南了,所以她们就不来了……so, 鄙人的票白买了……老师表示会把退票手续费弄给我,但是她似乎忘了我一直不怎么听话,她的计划应该不会得逞的,白要老师的钱多不好意思。

并且老师还给我留了一手,今天上午她告诉我她把我买的车票的信息发布到赶集网上去了,还告诉我别先着急退票,看看有没有人买。

继续阅读卖票

踢课文?

互联网就是一个大集场子,整天闹哄哄的。今天的话题又转到了高中语文课文上。

我不学语文已经两年了,本来没有啥发言权了,但我还是要说(囧,嘴真贱)。

有人整理出来了所谓“新学期被踢出中学语文教材的课文”:

孔雀东南飞、药、阿Q正传、纪念刘和珍君、雷雨、南州六月荔枝丹、陈焕生进城、廉颇蔺相如列传、触龙说赵太后、六国论、过秦论、病梅馆记、石钟山记、五人墓碑记、伶官传序、项脊轩志、背影、狼牙山五壮士、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朱德的扁担、牛郎织女。

我对此表示,你是不是高中生哦。你上高中了没哦。

现在景德镇人民都知道,全国教育百花齐放万箭穿心,n多地区的课本都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版本里的课文自然不一样。请问你的这个列表参考的是哪个出版社的版本

我看了人教社的网站上,上边没有全新的教材系列的任何报道,所以说如果是换课本,应该就是我们用了若干年的新课标系列了(因为大范围使用的旧版的语文课本貌似只有人教版的)。

我是山东新课改的第二批试验品中的一员,高中语文课本是人教版的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必修五本,选修课本中我们发了《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语言文字应用》《中国小说欣赏》,我从一个学姐那里买到了《外国诗歌散文欣赏》《先秦诸子选读》,还见过我们下一级的童鞋用的绿封面的《文章写作与修改》。据说整个语文选修教材系列一共有十几本。

继续阅读踢课文?

返洞

今天下午开始本人人生中的第一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老师是个年轻的女教师。一开始话筒声音不合适,输出类似于机器合成的声音,并且毫无悬念地淹没在300多人的唧唧歪歪之中。后来维修师傅赶到,一秒钟后音箱里突然传来老师无比清晰且无比惊讶的一句“插反了?”维修师傅淡定离场。全场寂静。原来接头插反了还能输出声音的 ❓

还以为这门课会是很无聊很倒胃口的一门课,后来发现其实还是很反动的一门课咧。年轻姐姐老师不止一次地提出先进镇子上乃至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得不够紧密,说镇子上的无产者们没有联合起来展现自己的力量(“……现在我们的工人多了,但是没能紧密地联合起来,这让我感到很遗憾……”),还在一些场合想到《[河蟹]黨宣言》里的“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她给我们讲述的空想社会主义的“太阳城”简直就是法西斯和文什么革以及渣滓洞的完美结合体(对于这种“社会主义”,童鞋们纷纷表示情绪不稳,表示不会把这个空想社会主义和我们的实干社会主义混淆);反正我自己是头一次知道了当年一个叫欧文的先生建立了一个“新和谐公社”并且最后失败得很难看(我尽量没去想胡总的旧和谐公社);幻灯片里讲到三大工人起义时的目标,“推翻富人政权,争取民主共和国”“争取普选权,工人参与国家管理”云云;一段视频材料里指出恩格斯童鞋说他们的理论只是一段历史的产物,随着历史的发展他们的理论可能要做出很大的改变,甚至完全不同……

继续阅读返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