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的结课日

是啊,如果上一期的德语班能开起来的话,今天都结课了。
是啊,如果当年如此这般怎样怎样的话,今天都抱孙子了。

但哪有那么多如果,所以还是得继续留在学校里看着院子里一天天冷清下来,等着校门外卖水果的小哥回家过年于是得去别处买水果,等着营业时间比较长的风味餐厅都关掉于是午饭得在校外吃,等着那个你不想骂它逼着你骂的烂学校突然又不安排寒假住宿了于是得自己去院系开证明申请宿舍。

今天似乎是某个级别的德语结业考试,整个歌德学院又放假了,当然又除了我们一个班。已经是第三次只有我们在上课了,反正这也不是最后一次,也没什么感觉了,该上课就上课,该休息就休息。现在课程行进的速度让我想到一个词叫狂飙运动,虽然这个运动是啥东西我都不知道。十一点半的那个课间休息的时候才发现 Frau Hofmann 怕我们早上过来一看有考试立马走掉,还特意在电梯对面贴了一张纸:

Unterricht bei Frau Hofmann: wie immer, Raum 4!

唉,如果真的是 wie immer 的话,现在不应该是寒假么。寒假的念头最近一直拽着我不放,弄得好累。

去吃晚饭时拎着暖瓶顺路打水,也是 wie immer,打完水把暖瓶放在开水房门口,等着吃完饭再顺路拎回去。但等到吃完饭回来,发现自己的暖瓶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了一个圆圆的水印子。

陪了我三年半的这个绿色塑料壳暖瓶,就这样被谜一样的人物拐走了。一个不锈钢暖瓶想必目睹了整个过程,吓得躲在排水管后;门口另一边两个塑料暖瓶并排站着不说话。

我也没啥话好说的了,那暖瓶本就不是很贵重的东西。拿来提的把早就断掉了,现在都是直接拎侧面那个;最上面的盖子觉得盖着捂得慌,所以它也一直都是光头。但还是有人拐走了它,看来真是很喜欢,只能承蒙这位从未谋面的人照顾我这年岁已高的暖瓶了。毕竟我最多也就是再用它五个月了,好聚好散。

只是这下,更觉得呆在学校里,真的好生寂寞了呢。

4 thoughts on “本来的结课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