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的漩涡

星期六去博哥那里玩了一圈。当年的同窗已经变成了一枚刚刚流通不到一个月的崭新的社会人。

在我听来,他的待遇算是很不错的。然而即便是上来就有每月若干千拿着,他也只是住在离公司三站地铁零一条街的一栋楼里的一个不到十平方米的小隔间里。虽然靠着窗户,却也让我这个住了三整年十二平方米的微型宿舍的家伙感到十分压抑。

然而博哥早已经下定了扎根帝都的决心,我坐在他的床沿上,听他讲自己的蓝图。

你看公交上地铁上那些年轻小白领,虽然很多穿着衬衫西裤皮鞋,弄得头发油光锃亮,但下班后也是住这种小地方的。想想整个北京住着多少像我这样的,等几年下去这里这些都熬不住了,都走了,只有我留下来的时候,我就成功了,博哥说。

听他从社保讲到住房公积金,听着他一定要在这座城市留下来并闯出一番事业,心里还是有一些惆怅的。经历了考研的失败,从校门里走出来才两个月,第一个月的工资恐怕都还没拿到,这家伙就已经通晓了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为了心里决定要达成的成功,就算要寄居在螺壳之中,就算未来的几年里要被外派到若干国家去辛劳奔波,就算究竟要拼多少年的命连自己都说不出,也能坚强地在万盏华灯璀璨中放歌欢笑,犹如自己已是这座城市的王。

但哪会没有过彷徨和不安。他告诉我说,刚来时也是相当难熬的,直到在他之前工作的他的几个同学让他看到他的痛苦也是无数人的痛苦,让他觉得熬过一段时间总会有苦尽甘来的一天,他的恐惧才被封印起来。在我看来充满了辛酸和无奈的居所,他说晚上会在周围逛逛,回来上上网再洗刷一下就睡了,也没时间多想什么。

就算是掺在暗红的夜色里销魂蚀骨的孤独,竟也被他挡下来了。我从心底里敬佩这条年轻的陕西汉子。

今晚在抠抠上看到去我们邻市工作的小平同志的头像亮了起来。和他聊了几句。

虽然那座海滨城市不比帝都残酷,但他也遇到了他的难处。对于一个基本不会喝酒的人来说,在山东不得不面对应酬时的窘迫,无情地摆上了他的桌面。虽然没怎么抱怨,但他的苦闷,对我这个酒量约为零的山东人来说,的确感同身受。不,真正在工作上遇到时的感受,没有经历过的我恐怕不能真切地感受到。在我的印象里,他还是那个笑容亲切、爱看圣斗士、学习不错脾气好的阳光小伙子,怎么敢去想像他颓废地坐在员工宿舍里忍受宿醉带来的头疼的形象呢?我又怎么能狠下心去说习惯就好,后边还会有无数瓶啤酒白酒等着呢?竟连问他看过冥王神话没有都不忍心了。

还是这几天找个时间,打个电话和他聊聊。

我的好几个同学今年都步入社会了。乐观也好,苦闷也好,他们已经被卷进了这个大漩涡。从待了十几年的学校里被抛下来,不管怎样都要呛几口水的。而在这不见底的漩涡里,他们能不能尽快适应水流,能不能抓起身边的东西为自己组装一艘哪怕很小的船,在这里还会遇到什么问题甚至危险,没人能知道。他们真正能依靠的,恐怕也只有自己。

于是我害怕了,真的害怕了。不管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步入社会的前边几年都免不了是充满矛盾和痛苦的时期。不管是二三十岁还是五六十岁,都不可避免地会正面遭遇这座不得不翻越的荆棘丛生野兽出没的高山。与此相比,学校就是现实中的伊甸园。只是被驱逐的命运,真的避免不了吗?胸无大志的我,只是想过安定舒心的小日子而已啊。不要活得太累的想法,难道本身就是错的?

实在不行的话,再多读几年书,找座高校当个教书匠,应该不错吧?

《社会的漩涡》上有17条评论

  1. 其实 和你一样想法的人 一抓一大把 不过 趁着这把年纪 个人认为 应该辛苦一下比较好 毕竟成长是躲不了的改变 尽管很多人都不愿意接受

    1. 不管什么年纪进入社会总是要辛苦的,我觉得这个年纪还是留给校园比较好……

      1. 也就你这个年纪有力气有精力辛苦,并且回报率最高~ 总之,加油吧,看好你! 😎

          1. 我没觉得模棱两可啊。(难道说我其实也是很圆滑的了?)人总是要变得圆滑的,并且……真的很难说这是好还是坏。至于理想的丢失,虽然看起来很可惜,但也能让人更加专注于当前的奋斗吧。前辈加油!

    1. 何止是染缸……分明就是高压锅呢!酸甜苦辣咸的佐料往里一放,盖盖点火~

    1. 但总比别的工作要省心一些吧……研究什么的,不也就是份内的工作之一么,相比别的工作算是稳定又轻快的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