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面试和另一场面试

博客又已经荒废了一些日子了。这半个月里的事情虽然不多,还是最好写一写。

工作已经找了一段时间了。发出去的申请,要么没有回信,要么回的是拒信。从小到大,想要的东西基本没有得不到的;连续碰壁这么多次的情况,记忆里还真没有过。本来就觉得自己其实没有两把金刚钻,又不是个很有耐心的家伙,到后来就几乎坚信肯定没人愿意要、早晚得灰头土脸滚回国了。

上个月底,一个朋友提醒我说和我一届的一个同学在在 Saarbrücken 本市的一家初创公司(说是“初创”,也是成立好几年了的样子)工作,不如联系一下,问问那边有没有在正好招人。就这样终于捡到了一场面试,四月四号。是个大太阳的暖和天,下午三点钟的面试,吃完午饭试了一个小时的衣服试到抓狂,还有一个来小时就该面试了照样又去了一趟市中心的 C&A 买袜子(论小城市的优越性)。两个面试官,一个横看竖看都是个技术型人员,另一个大概是人力资源那边的,一双蓝眼睛好看到几乎让人分神。虽说提前也准备了一下,但毕竟没有经验,整场面试阵脚有些乱。当时没怎么觉得,但回家之后越想越觉得完全搞砸了,心里颇是低落。面试结束时对方说大下周会给个信,算算是复活节假期之后。

三天之后的周五晚上,手机通知收到了一封邮件,Nuance 发来的,说是有兴趣电话联系一下。真是完全出乎意料的状况:Nuance 几乎以不回邮件闻名,而我甚至都记不起什么时候投的简历了。等找到招聘信息页,为什么周五晚上九点多会有人发工作邮件的疑问解开了:那个职位的工作地点列出了两个,蒙特利尔和亚琛——想必邮件是从时差六小时的北美东海岸发来的。回复之后,等到周二早上才等到进一步的消息,这时已经是德国这边接手,没有时差方便一些。建议第二天上午十点半,对方欣然接受。

为了在心理上能更认真地对待这次电话面试,一大早便爬将起来赶到了学校。说是十到十五分钟的电话打了十六分钟,我这边基本把想涉及到的背景信息都提到了,也把最想问的问题都问了。果然,万一被录用的话,就得做好往加拿大搬的准备了。对面说最快下周就能回消息通知会不会有下一轮面试,还说下一轮面试就会是和北美那边直接对话了,应该会是用电话或者 Skype 的形式。

所以复活节一过完就是催命的了,两边都会给消息。如果都是被拒掉的话固然会很惨,两边都是好消息也不会有多让人开心:这边的小公司应该是直接给录不录取的信了,而语音识别巨头只会告诉你有没有入选下一轮。Nuance 这种香饽饽竞争肯定尤其激烈,我这种还没踏入过职场的菜鸟存活率应该颇低。如果被这边录用,推掉去面试的话,赌注未免太大。然而如果真的能被后者录用的话,在他们那里肯定能学到更多的本事,简历上也会有大放光彩的一项,以后的职业道路应该会顺畅很多。

不过还有一点……万一真的被 Nuance 看上了,就要当真离开欧洲了吗?虽然是很想踏上另一片大陆去看看,但去定居的话,感受会是不一样的吧。并且无凭无据地觉得,一旦离开欧洲,以后基本就没有机会回来了。其实加拿大有无数个好,蒙特利尔应该也是个很不错的城市,我尝试用摆事实的方法说服自己。可我依然没法真心期望这个可能性成真——我个固执的家伙,怎么就这么一心想在欧洲呆着呢。

朋友们说,等到对方给消息之前不用想太多;可是,贱长在骨头里,横竖偏要去想这个怎么想都不会有解的情况。

除了等,也没有别的路了。等吧,下周就会多少有点消息了。但等到消息之前的这段时间,真的是着实焦虑啊……去 YouTube 专心看看 Jimmy Kimmel 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