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虚度

这是一篇拖了很久的年终总结。

2016 年,似乎对全世界都是一个艰难的年份。对于我,这一年如同 2015 年一样,多少是虚度了。

九月份停掉了抗抑郁的药物。心境虽然常如深谷之下的一潭静水,但我知道这种低落是我自己正常性格的一部分,而非那曾隐于暗处绞杀着生活、把希望吮吸一空的怪物所为。

停药的契机,是回家。本来就在低剂量上了,偏偏回家之前打包行李时忘了。精神类药物没有处方是拿不到的,在家大半个月也没见什么异常。

可在家的这大半个月本身,就已经多少算是异常了。在一篇终究没有写完的草稿里,提到了这次回家时感到的和家族的疏离。那篇草稿不知会不会哪天写完补发出来。世道的冷暖,人心的向背,都多少体会到了。偏偏我又是个不知怎么放下的人,一些亲人在我心里留下的疙瘩,别说何时,能不能解开,都还不知道。

几个密友都已经离开这座城市,尤其是初春以来,基本都是独来独往。时间长了,又仿佛回到了本科时那种了无牵挂的状态。不过从前大家在一起的时光,多少还是有点怀念的——经历过了,怎么也会留下些痕迹。十二月初的时候,老大哥从伦敦、我从这里出发,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三个老朋友一起过了个周末。一个周末短到算不得什么,但有谁知道就算这种相聚的机会,未来还有多少次?

亲人会疏远,朋友会离开,不得善终的爱情留下不堪的回忆和百种千般恨、让自己无法原谅所有的当事人。有一天会坦然接受生命中的人来人往吧,有一天会放下无谓的执念吧。但这一天还没有来。长大,真是残忍的一个过程呢。

在这个节骨眼上,孩提时期热爱的数码兽出了一款手机游戏。我对这款游戏的痴迷,大概是在逃避现实吧——培育数码兽费时费力,转移了我的精力。玩了大半年,却觉得变了味:孵出资质平平的数码兽时,竟然会觉得是“垃圾”;开始是在培育喜欢的兽,后来是在追求更强的。童年里的数码世界不是这样的吧。无限大的梦想,花掉了无限多的时间,反过来追求的还感觉变了质。这个买卖不值。

至于论文,做了那么久,依然是感觉和两个月就能做出来的一样。实验似乎永永远远都不能顺利跑出结果来。算是比较认真地做,也是从家里回来之后了。交稿日期延期到了二月,等到毕业找到工作,春天都要到了吧。

工作也是老大难。在这行找吧,免不了笨脑袋做起来吃力;不在这行找吧,工作签证可能会有问题。

可能是拖稿太久,一年里其他的小事都已经在记忆里消失无踪了。也好,去芜存菁,过去一年主要发生的事应该就这么些了。过去还是没有完全放下,未来依然没有真正到来。不知不觉,寒来暑往,什么都还没有开始,什么都还没有完成,一年就过去了。

不知不觉,另一年的一个半月也已经过去了。回望已在远处的景象,尽量把自己放回到那个位置,潦草地记下几个坐标,安插到去年十二月尾巴上,给来年的自己回顾。

但愿那时已经有一个像样的生活。

13.02.29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