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线

终于把这篇难懂的论文弄明白,正往长度正逐渐逼近连自己都不想看的程度的 笔记里写,想着有没有办法把这么一大坨东西和作为我的代码基础的那套理论整合成一个漂亮的公式。办公室的窗户半开着,能听到外面不绝的鸟鸣。前些日子在家窝居太久,近几天步行往返学校,一路讶异于春意竟已勃发至如此。

桌上的手机屏幕自己点亮,显示出一条问候的信息:嘿,最近怎么样?

办公室外依然天朗气清,依然远远近近此起彼伏的鸟啭莺啼。

搁下手头的工作,闲聊了几句。

这是怎样一种感觉?似乎我已经等了好久好久,却又在等到时反过来盼着这次对话能尽快结束。一个话题简单带过,并且不愿由我这边开始一个新话题。想靠近,想远离。似震耳欲聋的安静,如白浪滔天的水波不兴。这剧烈的矛盾感像是去年在去新天鹅堡路上见到的远处积雪的群山:你知道它轻易就能毁灭任何个体的存在,在此时此刻却只是安安静静地、毫无威胁感地自顾自盘坐着,似与你没有一丝联系。

我很不喜欢此时此刻这种心境平和的感觉,怀疑它正谋划着什么糟糕的东西。是不是的确如此,此时的我不可能知道。

回头看看,此时的我,甚至不知道当初为何竟能做出这许多荒唐又恼人的举动。这家伙,何以至今都还保持着没事过来和我聊两句的兴致呢?

大概还是被当做朋友看待着?是吧。那么,我是应该感激的。只是我不会表达出这份感激。

想起对方时主动发起一次闲聊,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也无法做到。

友好的善意,被我在我们两个之间,不知从何时开始修成了一条单行线。大概,我还是放不下那段纠结的感情;大概,我还是不能原谅我们中的任何人。从我这里出发的路线上依旧可能潜藏着危险,不如封死掉。

如果因此渐渐疏远成了陌生人一般,真的会是很让人高兴不起来的结局。但会不会对所有人而言,反倒是最好的结局呢?

抱歉。

2 thoughts on “单行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