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淋淋的恶意

你说我是好人是吗?谢谢。

下面是好人丧心病狂的攻击了!ENJOY!

醋的意思我明白,但这位姑娘,你这么酸溜溜地突然没有任何前后左右上下文地说起别人盘子里的东西,唐突到只有这么一个字,我这个正在专心吃面的会以为你在咏物抒怀说自己呢。好吧可能是记性太差,我实在记不得这些日子以来在打出这篇日志之前酸过周围的任何一个好人和坏蛋。

而“你是个好人”,谢主隆恩,又是没有任何前后左右上下文地冒出来的这句话我听着实在别扭。对于你的表扬,我觉得我其实没有什么承受不起的。但很抱歉,我不觉得你的夸奖和我近期内的任何一件事有关,你的语气和表情漏洞百出。

从上个月底开始,我就感到了你对我的恶意,对一些带刺的冒失问题我都只是避开而已。本来以为包括最近好几次一起在招生办值班在内的事情足以让你打消莫名其妙的想法,但看来是我太乐观。

同学,今天下午在路上喊住我的是你们一帮人,我本来根本都没看到你们。但你从我坐下那一秒钟起一直到我率先吃完走掉,一直像刺猬如豪猪似河豚地竖起每一根刺,根根指向本想只低着头吃面的我,就算你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来解释,很抱歉我也觉得这根本就不是玩笑之类的。我从来都喜欢会错意,经常把屁点大的事理解成完全相反的方向进而搞得鸡飞狗跳,但我敢用身上的任何一根/一块骨头打赌这次我没有一丁点的误读误解误操作。

刘老师是我在这个学校交到的最好的朋友,是个虽然经常让人摸不到头脑但很值得信任的家伙。虽然我有时候会开他一些过火的玩笑,虽然以前我们俩经常一起弄得班里的女僧们喜欢拿我们开一些口味怎么都算不得清淡的玩笑,但玩笑就玩笑呗反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大家的生活也都需要一些调料。而在这接近三年的时间里所有真真假假喜欢过他的姑娘们,据我自己看,没有一个真的把我当作她们的威胁——直到现在。

并且有句话说得好,“为兄弟两肋插刀,为[此处随便代入妹子姓名]插兄弟两刀”,虽然这个闷瓜是断不会插我两刀的,但我在神经显然过于迟钝地终于发觉当前的情况之后还是很知趣地采取了避免成为刀架子或电灯泡的措施的。

然而防御无效,提刀冲来的不是兄弟,是自己都还没承认的弟妹。一次两次就罢了,瞅准一切机会拿奇怪的话激我算是什么?挨着坐在他旁边的是你,一直和他说话的也是你,我这个横竖都被你认定为是威胁的家伙都快躲到食堂的室内盆栽里去了你还不依不饶,班里那几个一起的觉察得出觉察不出我不知道,但你别当我是白痴。

好吧把这种事写在这里是我认为的最为下贱和卑劣的事情之一,当然我知道这种事情的正确处理方式要么是不用管,要么是当面解决,糊到网上来算什么事。但没办法谁让你在我正愁着没东西好写的时候来惹我呢,我可从来没自己主动说过我是个好人哦~(此处请配上这种笑容

我知道我们班里至少有一个人会看到这篇日志,并且我没指望女僧的口能封多严。极有可能,我在这里写下的每一个字都会被传达出去,也极有可能,我会把自己收拾得很难看。被我称为“老师”的刘同学,你的生活可能会因为我在这里的举动受到负面的冲击。但我还是要写下来,但我还是要贴出去,但我还是要让这个和别的日志一样可见可评。我去年秋天就曾说过,“待到明年春天你从这个世界的另一端回来时,我们都不再会是现在的我们”。我已经不是那时的我了,不惜搭上伙伴也要发泄自己的私愤的人不配作为别人的朋友。上篇日志还是我在开篇以朋友的身份感谢你的好意,这莫大的讽刺,被我这种阴险刻薄又绝情的家伙接过来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感谢你这近三年的一切,真心祝福你以后万事顺心如意。并且交友要慎重,不要再遇到我这种家伙。

最后放一句可以让你们所有人拿去开随便什么无下限玩笑的话:这位姑娘,我要是真想和你抢男人,恐怕你从上辈子开始就没机会了。省省吧你。

4 thoughts on “血淋淋的恶意”

  1. 单论文章,看的真过瘾。不过,竟然有把男人当情敌的女人,受不了啊。搞基大多都是说的玩的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