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dweiler 的树林

我住的石灰窑路6号离学校不远,每天早上都能步行去上课。直走到街道最南端,钻到小山里转一转,出来就能看到学校了。总共只要半个多小时,走习惯之后说不定还会更快。

也就是说,我现在过着每天爬山的日子。

小山不高也不陡,山上郁郁葱葱的是一片看似非人工的树林。虽然这里的气温已经经常掉到个位数,校园里的树和爬山虎也开始显出秋色,但山上的树林依然是蓬勃新鲜的绿。山间小路上倒是铺着棕色的落叶,有时路边还有散落的橡子或毛栗子。

林地里的植物在看似没有人为干预的情况下生长,虽然也能见到人为砍伐的痕迹,但看起来远没有影响到这片树林的原始面貌。粗粗细细的树都努力长高,争着在光线相对较好的高处铺枝展叶。在林木严严实实地遮出的永恒的阴天里,小灌木、蕨类和苔藓茁壮地生长着。湿润的气候使得这里的树干大多被苔藓覆盖,在树桩和倒掉的树上还能经常看见蘑菇。在去学校的路线上有一间林中小木屋,面向路边的一面是完全敞开的,略像古装剧里会出现的茶肆。小屋看起来不像是还在使用,已经整个地呈现出一种要融入林地的灰暗色彩。快出林地的地方还有一块表明三个地区区划交界点的三角形石碑,整个泛着绿色,看不出有多久远的年代。在这片树林里走半个小时,只会遇见三五个遛狗或慢跑的当地人。

这片林地里的小路岔路众多,稍不留神就会迷失方向。在唯一的一次从学校走回住处的尝试中,我在树林中遇到了越来越多的躺在地上的毛栗子。一边挑着比较饱满的藏进口袋,一边纳闷怎么来的路上没记得有这么多栗子。直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上坡,我才意识到肯定是在某个岔路口选错了。幸亏当时书包里带着小平板,在地图上一定位,发现一直觉得在朝北走的我,正在面向西南方向,并且已经偏离回家的路蛮远了。开始沿着完全陌生的路往正确道路上靠,天色越来越暗,道路在半山腰延伸,两边都看不到很远。树林深处似乎老有东西在活动,弄出窸窸窣窣的声响,看去却只有树木林立。这山里没有狗熊吧?在路边看到的,到底是长长的松塔,还是某种动物的粪便呢?终于走到靠近熟悉的路的地方,又一条小路横亘眼前。朝一个方向看去,一条醒目的安全线,上边挂着带叹号的警示标志。另一个方向上,一名女子正朝这里走来。刚查出来警告的意思是“生命危险,闯入罚款”,陌生女子已经走到了近处。她摇摇手指低声告诉我不要靠近那里,转身消失在了我刚走过来的那条路上。沿着她走过来的路走了没多远,林中小屋映入眼帘。在林子里迷路转了半个来小时,到家都要天黑了。

可能是昨晚刚下过雨的缘故,今早的树林更比前几天湿润。正走着,竟扑到了一小片薄雾中。这泛着蓝绿色调的雾气,仿佛让这片树林又有了些许魔法的色彩,让我有种马上就能见到一群身穿长袍头戴尖帽的人迎面而来的感觉。

快到石碑时,未觉风动,只闻树顶沙沙作响,随后四处噼啪有声,应是水珠或树叶 是无数橡子落地,却好似在这深深浅浅的绿色背后,有一场千年以前的鏖战,这密集细碎的,是冰冷的箭头钉入坚实的土地的声音。

在这静谧蓊郁的树林中,如果有什么从这无数深黑浅绿的垂直线里猛然跃入视野,不管是狗,是鹿,是熊,是独角兽,是马人,是仙女,是妖精,是穿着兽皮拿着板斧的大胡子强盗,还是刚从坏巫婆的糖果屋里逃出来的两兄妹,都不会让我觉得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这种树林,仿佛就应该栖息着古老欧洲的神秘的传说和故事。

每天在开始累人的课程之前,都能在这样一片可以放空、可以害怕、可以想很多事情、甚至可以自己哼哼小曲的宁静舒适的山林里穿过,也能算是蛮特别的体验了。

等到秋叶落尽、大雪满山的时节,走这条路又会是什么感觉呢?

大概不用等太久就能知道了吧。

4 thoughts on “Dudweiler 的树林”

    1. 这萨尔州从前的确是个重工业重地来着,钢铁煤炭产业发达,说不定当年的确有矿坑,谁知道呢~

    1. 少女啊,你这种错觉是一定要纠正的,把我抬太高我会晕……
      并且我现在也不是完全属于计算机学科了,猫头鹰大学甚至都没把这个专业放在计算机系下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