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N 的热带阳光

小姑娘、老大哥和我三个人嘴上说了好几年的巴塞罗那,终于成行了。我三月 22 号星期五一早就到,另外俩人那天深夜才到;我周一午饭之后就要返程,然后每两小时再走一个。

早上三点钟就爬起来去机场。看天气预报两边的气温似乎没有很高的样子,就穿着冬大衣出门了。因为行李要从简,没有另备外套,只塞了一件前些日子在 Saarbrücken 买的珊瑚色针织衫。结果到了那边才发现,有时候连这件针织衫都嫌热。

The Barcelona Hospital Experience Tour

踏上旅程之前不到一个星期,因为着凉,本来就有些嗓子不利索的我开始咳嗽。同事们说,西班牙的好天气应该能帮助康复。

只是随着假期一天天临近,咳得也越来越凶。临行前一晚咳得不轻,一大早赶公交换轻轨折腾着去机场时也恨不得不带上个痰盂,于是决定趁着第一天单独行动时去附近的海滩小镇作个一日游的计划暂缓,到达巴塞罗那之后先去看个医生。

旅馆前台的女士给我标出了两站地铁之外的一家叫 Dos de Maig 的医院,就在 Sant Pau – Dos de Maig 地铁站附近。然而我过去之后立马被闯入眼帘的 Sant Pau 医院的正面主楼吸引了过去——着实漂亮,并且听同事说这所医院值得一看的。凑了过去,拍了几张照片,开始找从哪里进去可以就医(旅馆前台给的医院名字已经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找了一阵,问了一问,又乱撞了半天(似乎除了一开始的景点守卫以外没人懂英语……问路问得一个心累),总算找到了圣保罗医院的当代大厅。信息台有两个工作人员坐班,一个正在给一个大妈解释不知什么,另一个不讲英语。总算等走了大妈,又被告知外国的医保卡要在急诊处受理——又是一顿好找。填了个人信息,贴了个纸腕带,量了体温血压脉搏血氧浓度,得了一张转诊单,被告知症状不算严重,去 Dos de Maig 医院就行。

总之,一共花了一个多小时去找就在地铁站出口旁边的一家医院。赞。

换了条纸腕带(注意到和姓名年龄写在一起的是个 Home,猜大概是 Hombre 的加泰罗尼亚拼法),被告知轮到我的时候走廊里的扩音器会喊我的名字。就在已经几乎坐满的走廊里坐下了,正是正午。大概喊了五六个名字之后我才意识到那些和句子一样长的播音恐怕不是“张三李四请去几号几号诊室”之类,恐怕只是那些张三李四的西班牙语全名。

走廊里贴着一张急诊流程图,分了一到五级。看词猜意,一二两级才是真正紧急的情况。大概西班牙和国内相似,都是生病直接往医院跑的?还有一个屏幕列出了四五两级的候诊人数(五级总是个零),虽然更新时间和实际时间总是差不到一分钟,但人数始终稳定得很。

一点来钟时总算听到了我短得出奇的名字,被一个护士又量了一遍体温脉搏血氧浓度,然后告诉我回走廊等着,大概十五到二十分钟之后会被医生叫到。

一直等到两点半。渴,饿,被 S 培养出来的咖啡因依赖因为早上没有喝咖啡正在给我相当不好受的头疼。算了我不等了,反正带了在 dm 买的非处方感冒胶囊和止咳糖,但愿够用。

海滨小镇是不指望了,又不想一个人在市里乱逛,并且手机电量快见底,头也实在疼得不轻。回到旅馆喝饱了水,一觉睡到下午五点多才起身出门觅食;头还是闷闷地疼。

那晚咳得几乎没法睡。早上快要七点钟时又冲进卫生间一阵猛咳,回来躺下时被吵醒的老大哥嘟囔了一句“今天我们哪都不去,先去医院”,又睡着了。倒是点醒了我:这么早大概不会有太多人?反正睡也睡不好,动身!

果然,一共等了一小时出头,就看上了医生。是个年轻的实习医生,还好会讲英语。我描述症状时用了 phlegm 一词之后向她确认她是不是清楚我在说什么,她以西班牙人的热情回答道 yees, la flema!

听诊之后还拍了两张 X 光片。拍片室旁边有一个独立的小房间作为更衣室,面积和样式都和商场的试衣间相仿,只是没有镜子。拍片的机器大概有些年岁了。

开了处方之后去药房买了药。大概和德国的医保体系相仿,两盒处方药也是只花了五块来钱。

饭醉记录

既然是去官方意义上的西班牙领土度假,肯定就要吃饱喝足啊!得知我要去巴塞罗那后,办公室里一个在那里工作生活了好多年的热心肠同事(就是建议我们去 Sant Pau 医院旧址观光的那个)立马给了我一大堆推荐。

第一天下午在旅馆出来,就去了推荐列表上的一家 tapas 餐馆。饮品只要了一杯苏打水。有虾,点;看菜单上列出来的小鱼似乎挺有意思,点;有洋蓟片,点。本来想着三道小菜有蔬菜有海鲜搭配起来正好,谁想小鱼炸得稀松平常,有种在国内吃中餐的感觉;洋蓟片结果果然是炸不是炒出来的,并且炸了个通透,吃起来像是在吃薯片,完全没了洋蓟的鲜香。并且这两道菜的含油量真是高到破表,没有清爽的苏打水压着简直会吃不完。美味的新鲜大虾仁留到最后吃完,整顿饭也就没有那么失望了——至少确实有点到既有当地风格又合乎自己口味的菜啊。餐后被服务生问要不要来点咖啡,就点了杯 espresso,很意外地好喝,头也很快就不疼了 Orz

第二天中午沿着海滩走了好久,去一家海鲜餐馆。服务生把我们领到了二楼的露台上,有阳光,有海景,就算有预订也难有更好的位置吧!菜单上有西班牙风格满点的 paella,当然要吃!我和老大哥俩人合点一大锅海鲜饭,小姑娘自己一小锅蔬菜饭。老大哥建议喝 sangria,我问那是什么,他大为惊讶,说他以为我对酒类十分精通来着没想到不认识这种大名鼎鼎的西班牙饮品。怎么听怎么像是在说我是酒鬼……原来是各种水果加到红酒里制作的冷饮,服务生端来一整水罐,给我和老大哥倒上(小姑娘照例只是喝水),然后就把水罐坐在桌上让我们自行取用了。玻璃罐里的水果浮在稀释过的酒里,玻璃罐外逐渐凝起了水珠,煞是好看。而这以血命名的饮品本身,更是出乎意料的好喝呢!正餐端上来之前,和饮品一起送来的是一碟其貌不扬的、淋着橘红色酱汁的土豆块,老大哥说这是非常典型的一道 tapa,叫 patatas bravas。吃了一块,心里咯噔一下:味道太妙啦!糯糯的土豆和辣椒以及蛋黄酱搭配协调,其中还有一丝蒜香。一碟土豆块被三个人转眼间一扫而空。我们的 paella 端上来了,服务生照例为我们往盘子里盛了一份,一大一小俩平底铁锅也留在桌上让我们自行取用了。虾,贝,章鱼,还有吸饱了酱汁的米,啊,这美妙的假日!本来已经告诉服务生结账,但账单送过来之前我和老大哥一合计,还要吃甜点才是啊~一人一盅 crema catalana,是顶上薄薄一层焦糖脆皮,下面是奶香蛋香满溢的半固态甜点本体。一勺一勺吃得心花怒放。实在太棒了。给我的同事点赞!

那天走路走到体力透支,五点多钟回到旅馆打了个盹,九点来钟才出门吃晚饭。这次决定不按我手里的推荐列表走,自己找一家试试。不愧是以晚饭时间晚出名的西班牙,走到我们选定的 tapas 餐馆,竟然被告知预计要等半个小时——显然九点十点才是餐馆最忙的时段。在服务生的等候名单里留了个名,在市里转悠了一阵,回来又等了好一会才入座。土豆块,正常做法的洋蓟,西班牙煎蛋,还有其他林林总总一大堆,吃 tapas 就是图个花样繁多,吃个不亦乐乎!

第三天中午是在 Sagrada Família 附近的一家小小的餐馆吃的,墨西哥小吃。晚上继续 tapas,继续撞上晚高峰,最终在一家酒吧里用了餐,也算是份别致的体验了。在雅典长大的老大哥按说应该各种海货都尝过才是,竟然没有吃过最普通的、长得圆乎乎味道甜丝丝的那种海贝。尝过之后表示味道不错。

只是因为医生开的止咳药不适合和酒精同用,虽然不会有什么严重副作用,但考虑再三,还是没有再喝一次超好喝的 sangria 了。

这座海滨城市的光影印象

圣家堂

Sagrada Família 游人如织。这座还没完工就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教堂颠覆了我对欧洲教堂的几乎所有印象。三个主立面已经有两面完工;且不说这两个相对的立面上的众多墙面石雕,单是两侧的铜门就能让人感受到判若云泥的两种风格:诞生立面的门是色彩饱满的藤蔓,主体是一片盛夏的浓绿,却也能在同一扇门上看到春的各色繁花和秋的红叶;叶片间藏着各种小虫——瓢虫,蝴蝶,蚂蚁,蜗牛,蜘蛛,西瓜虫,金龟子,独角仙——显眼处的小虫已经被游客抚摸到发亮,愈发显眼了。不显山不露水的写实风格,却饱含着温柔,散发着蓬勃的生命力。另一侧的大门则被厚重的、高低相间的文字覆满,色彩灰暗;被无数人的手指打磨到闪光的是文字海里的耶稣名号。抽象且凌厉,正和整个受难立面的枯槁冷峻相配。

而在教堂内部,又是和外部立面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我游览过不少大大小小的教堂,但从来没有任何一座的内部空间和这座教堂一般明亮、清澈、轻盈。一座光的森林。或是浅橙、或是白色的树形石柱架构起舒展的空间,阳光从巨大的彩色玻璃窗透进来,浅到没有什么颜色的石壁石柱和地面便有了淡雅协调的渐变色彩。我在这里感受到的,不是几百年几千年的历史,不是罪与赎罪,不是耶稣或上帝。是光与形,是被师法的自然,是天才才能创造出的美。

结束在这座圣殿的游览时,我看着不同时期建造的不同部分的明显的颜色差异,不禁想,现在我们看到的那些阴暗的、禁欲风的哥特式大教堂们,会不会有一些,在好几个世纪前刚刚落成、向人们敞开大门时,也是充满明亮的色泽的呢?

面朝东方看落日

我说服了那两个,在落日时分去海边看看。

小姑娘说,海是在这座城市东端,看不到海上日落。我说我知道啊,但只要天气晴好,落日时分哪怕是往东看,地平线上方的天空也会是粉红或是紫红色的,肯定会很漂亮。

从桂尔公园乘公交穿过市区,到达海边时正是日落时分。从公交下来,一段台阶走上通往沙滩的广场,虽然已经走了一天精疲力竭,但眼前的景色让我立马朝向海边奔去。

天空由上往下是天蓝—粉红—淡紫的渐变。整片海均匀地散发着介于金色和绿色之间的光,比低处的天空亮出许多。远处的海面上有几片白色的帆,被夕阳染成了橙红色。时不时有海鸥或是飞机不快不慢地飞过。

此时潮水在低位,我一直跑到布满小碎石的水边,定住了。我想用双目尽览这平生头一次见到的壮阔美景,又忍不住举起相机尝试把每时每刻的整幅画面——包括所有的色彩,包括海面的明亮——都定格下来。

那俩也走到了我的近旁,坐下来欣赏着这铺满整片东方的色彩。

生活在这里的人,能经常见到这番美景呢!怎能让人不心生嫉妒啊。

天空的色彩渐渐暗了下去,慢慢褪去了鲜艳的色彩。海面的光也一点一点消去了。南边不远处几乎突入海中的一座外形圆润的玻璃幕墙高楼上的灯光,在海水上织出愈发明亮的光带。

我们朝向公交站走去,广场上的棕榈树在西方尚亮的火红色天光前留下婀娜的剪影,好似一张热带国度的风景画。

……以及其他

在巴塞罗那短短三天,见到的旗帜和标语简直比在慕尼黑年初至今见到的还多。标语大多是在白布上手写的,而旗子虽然到处都有,几天下来没有见到哪怕一面西班牙的国旗——全是加泰罗尼亚的。固然是极具当地特色的景观,但数量实在太多。当看到一个慈颜善目的老太太牵着的一只哈士奇身上戴着一条黄丝带时,我终于忍不住要吐槽了。虽然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但你们实在也太闹了吧!你们想独立也别把狗都扯进来啊!

并且相比慕尼黑,这里的安全的确是差了些的。刚到市区,才下了地铁准备出站往旅馆走的时候,就差点被几个小青年摸了包;小姑娘则是在桂尔公园差点被一个女的给偷了。返程时在巴塞罗那机场连了 WiFi 在抠抠空间上贴了张图,就被人成功偷走了登录信息,做了个假账号试图从我的好友那里骗钱,整件事都能另开一篇单讲。确是上佳的旅行目的地,只是得时时小心处处留意。


与那俩道别,穿过阳光明媚的街道,匆匆到一家早已被我标记在地图上的咖啡馆买了一包咖啡豆,冒着汗冲上了去机场的地铁。飞越湛蓝的地中海,飞越阿尔卑斯山脉,从渐厚的云层中穿过,回到了初春愁云密布的巴伐利亚。轻轨转地铁,终于快要到家,从地铁口出来时,天竟然下着湿糊糊的雪。


这次旅行之后大事小事不断,一篇又臭又长的 游记竟然断断续续写了三个星期。不知这个月底之前能不能把想要写写的这一箩筐鸡毛蒜皮都给记录下来。

重访萨尔

没有缘由地失眠,干脆起身补写这篇游记算了。

二月十四号星期四下午,注意到了一封从学校邮箱自动转发到 Gmail 的邮件。做学生工时的头儿下周二要博士论文答辩了。

想想四月之前要用完去年的假期,查了一下来回的火车票,立马申请了下周一二两天的休假。本来和朋友们定好星期天做汤圆请大家吃,商量一下也推到了下周日。星期天四点多钟就爬起来,天还没亮就已经在西行的火车上了。 继续阅读重访萨尔

水饺,车灯,牙刷,蝴蝶和咖啡

两周前包了一次水饺。觉得好吃。

然后就去问几个同事要不要过一个星期过来一起吃。有五个说参加,算上我一共六个人。算了算,嗯,压力不小。做了个问卷好安排,其中一题问大家想吃什么馅,选项有猪肉白菜、菠菜豆腐或奶酪、紫菜鱼肉,然后又加了一项恶搞项 Nutella + Ritter Sport。不想最后大伙对鱼肉兴趣缺缺,甜掉牙组合倒是大多数都想尝尝。 继续阅读水饺,车灯,牙刷,蝴蝶和咖啡

合同的期限

三星给的下一轮预算只到七月底,虽然只要不出什么大娄子的话应该还会一秒一秒 续下去。但至少现在的这轮合同续期只会续到七月底。

三千,两千,三千,一轮一轮地谈,年薪一点一点地涨。最后今天直接跟整个项目的总 boss 坐对面交锋,最后以年薪比今年高一万作结。总算是从现在的低薪爬到了正常范围里。 继续阅读合同的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