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蓝卡

早上五点半,已经在外管局门口排队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很幸运是第一个守在门口的。一个来得同样早的工作人员进门前建议我去喝杯咖啡什么的,毕竟还有两个小时才开门,被我谢绝了——一杯咖啡回来肯定就已经排队排到大街上了,四点半没用闹钟响就自己爬起来可不是为了喝咖啡的。

不过既然闲着也是闲着,正好可以把最近想写的日志写一下。

先挑重要的说。一百块大洋买了 AKG 家的一部降噪耳机。虽然是市面上见不到的低价,但还是很肉疼。和冰岛同事 S 漂亮到翻过去的 B&O H8 至少在外观上没法比,但已经是可选范围里最好看的了(不然怎么敢卖那么贵) 不过说回来,B&O 似乎也只能配上这个很难让人相信直男种群里竟能产出如此尤物的家伙,毕竟穿衣打扮在整个办公室里找不到比他更有品的,外貌嘛……他刚入职的时候,几个“元老”午饭时说起谁是冰岛来的——毕竟就算是在欧洲冰岛人也是很罕见——我一边吃饭一边丢了一句“the good-looking one”。欸,好像又扯远了?耳机,耳机。买到手之后才知道,主动降噪耳机对人声也是靠物理隔离的……所以有种微妙的“啊那我砸锅卖铁割腰子是图三小”的感觉,可又因为看着拿着戴着感觉都挺不错的就决定既然都发工资了就惯一下自己留着用好了。

之所以一开始动了买降噪耳机的念头,除了因为被 S 种了草,也因为在办公室里渐渐感受到了隔音的刚需。毕竟当初觉得太过空旷的办公室如今塞满了人,最近工作上也竟然忙活起来了。

也部分因为工作不再那么清闲,下班后和那些朋友们闲聊喝酒的活动最近也几近于无,同事间的交往也就只剩和工位周围的人们打情骂俏了(无误。正在方才提到的某人的调教下迅速发展为打情骂俏小能手……本来就不算正经,这下铁定要进化成怪蜀黍了,好孩子们要提早学会自救才是啊!)。

说到闲聊喝酒,最近一直都没有酒精摄入,估计目前身体各项指标都是一顶一的好。周一想查一条 pandas 命令结果在书里翻出一张造血干细胞捐献表,于是去网站上更新了住址,之后又顺手查了一下慕尼黑献血站的信息,看到每周三下午开并且会开到七点就决定当天早点下班去一趟,毕竟献血的愿望再不实现就要放凉了。花了一会才想起来一开始想干什么来着。

周三下午在整个办公室都在看德国被韩国在世界杯上踢爆的时候,我在坐地铁去放血。到了那里之后却被踢出来了,因为——

没、有、预、约。

对慕尼黑的厌恶之情比山高比海深,请慕尼黑带着整个巴伐利亚滚回十八世纪,以便德国能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

六点半之后,门口的人群扩展到了可观的规模。秉承一贯的好运气,熬到七点半,大门是另一扇先开的……不过毕竟是蹲守门口的先锋,挤进去跑到负责办理蓝卡的区域时前边还没几个人。只是高兴得太早了,作为“国际化大都市”,外管局里竟然只有一个人在接待处录入信息,半个小时之后才拿到 12 号等待号码。又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没能有幸一睹正式负责办理的人员的真容。

对慕尼黑的厌恶之情比喜马拉雅高,比马里亚纳深。德国靠这种破表的效率还能跻身经济强国真××的是个奇迹。

向前快拨到十点,终于快到办公室了,包里的护照上多了两张花花绿绿的、和签证有些相仿的贴纸——立等可取固然很不错,但这种身份文件的形式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以后出门岂不是要揣着整本护照了!别说防火防盗防辐射,连防水性能都没有偏偏还重要得不得了的东西在欧洲整天带着不就是作死么!秋冬季的雨雪一来就是半年啊!

嘛,不管怎么说,顺利拿到欧盟蓝卡了。再熬几年就能申请永居。按理来说应该高兴高兴。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Po po po poker face po po poker fac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