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饺,车灯,牙刷,蝴蝶和咖啡

两周前包了一次水饺。觉得好吃。

然后就去问几个同事要不要过一个星期过来一起吃。有五个说参加,算上我一共六个人。算了算,嗯,压力不小。做了个问卷好安排,其中一题问大家想吃什么馅,选项有猪肉白菜、菠菜豆腐或奶酪、紫菜鱼肉,然后又加了一项恶搞项 Nutella + Ritter Sport。不想最后大伙对鱼肉兴趣缺缺,甜掉牙组合倒是大多数都想尝尝。

购置拌馅子需要的菜时才发现,别的都好买,只是豆腐没在亚洲超市见着,没在 Penny 见着,常去的 Lidl 和那附近的一家 REWE City 也都没找到。我不禁自问,难道慕尼黑就没有素食主义的 hipsters 吗?还是说他们都不屑于去超市,只去有机产品店的?最后终于在前些日子发现的离家不远的一家 REWE 见到了豆腐的货签——只是普通豆腐都卖光了,只剩下熏豆腐。星期六一下午跑了三家超市才买到一块豆腐,真是买心酸的来的。

定好的时间是下午五点,中午十分开始准备。等大伙陆陆续续过来时,我已经包好了一桌子了。和的两斤面都包完了,馅子还剩了不少。但觉得已经差不多够吃,干脆收工。

素馅的饺子评价一般(熏豆腐和菠菜果然不算非常好的组合,加了粉丝和一点奶酪也白搭。当然盐味不足也有减分),肉馅的倒是受到了大好评。其实也不意外啦,毕竟萨尔时期就是我们那一小伙人里的烹饪小能手。

并且这帮老外对蒜泥的接受度出乎意料的高呢。

吃完聊闲天,我又掺着可可粉揉了个小面团,包了几个 Nutella 馅的小饺子。味道竟然也不错。

星期一处理完了剩下的馅子,吃得饱饱的,剩下的煮出来晾到不黏皮了,把最大的饭盒盛得满满当当,第二天带到办公室当午饭,还分了周末没能参加的那个越南裔的小伙好几个。年三十和初一都在吃饺子,也算是恪守本国文化传统了吧,大帽子给自己戴一戴。后边几天我也蹭了几口他家做的年糕,糯米果然超好吃!

于是就想着过几天试试做汤圆了……


套用周董和矩阵良的话,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他假期后一回到办公室我就又彻底栽了。弱爆。

不过这家伙也是,明明自己看得清楚,还是照样穿着《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结局处男主的同款衬衫(再怎么限量款的东西他只要想要就有,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Orz)让我给他拍照片,拍了一堆之后挑出一张来乐滋滋地往 Instagram 上贴去了,留下我坐在自己的座位旁边哀叹自己不会拍人像。 ← 你要跑题到几时?

前段时间从他那里得了个收入颇不错的小活计。没花多少时间和精力,但应该能拿到几百欧的报酬。正好 Instagram 成天给我推送 Bookman Curve Light 2 系列的自行车灯广告,我想了想,就下了一单。收货地址直接填了办公室。

收到包裹那天他正好是骑车的,他的自行车总是在我们两个桌子之间靠墙放着。我把两个车灯塞到了他安在座子后边的包里,他午饭回来,我告诉他包里有东西。

他把俩灯摸出来,带着惊讶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你给了我机会赚了笔得来容易的小财,我想给你点谢礼,但又懒到不想包装起来,就这样了。他说钱是你自己挣的,应该拿去犒劳自己才对。我说我当然也有在犒劳自己啦。送你些礼物比给自己买东西都开心怎么不算犒劳呢——这种话当然没有说出来。他说这份礼太重了。我在心里乐:什么礼轻礼重的,你中国人么。

他把车灯从包装里拆出来安上,立马试用了一下,说亮度很好。又给了我其中一条 micro-USB 充电线,说他已经有太多了不用两条线都留着。

前后两盏灯都是以明黄色的橡胶带固定的,我仔细端详一番,和车身黄绿渐变的颜色果然很配。真没买错呢。

虽然白昼渐长,用在通勤路上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就是。

后来他问我说,你知道我以前买过 Bookman 的灯对不对,你个小跟踪狂。我说啊上哪知道这个去。他说我买过他们初期的产品,但你给我的比我有的好很多,谢谢你。

又过了几天,他甚至把他自己买的带到了办公室给我看。


的确也是有打赏自己的。仗着自己加了薪又赚了点外快,外加惊觉自己一颗臼齿上冒出了个小小的蛀洞,跑到亚马逊上物色电动牙刷。最后花了五十多块现大洋买了一把 Oral-B Pulsonic Slim Luxe。

B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 电动牙刷用起来就是赞!并且声波型的牙刷和博士的螺丝刀在功能上有没有重合?

所以为什么要加这简直如同插入广告一样的一段我自己也不知道 ╮(╯▽╰)╭


好几个月没去宁芬堡宫北边的植物园,终于憋不住了。

并且植物园的温室又有蝴蝶展,两个同事也是兴趣十足。就和她们约好这个星期天上午十一点在那里碰头。

大光圈拍花花草草就是漂亮啊! ( ͡ʘ ͜ʖ ͡ʘ)✧

有蝴蝶的那间温室得排队进,在队伍里等了几乎有二十分钟。整间温室逛完时,队伍已经延伸到了温室外边,要排几乎一整个小时的队才能轮到了……所以早期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人儿有虫看。

蝴蝶温室里有几棵给蝴蝶宝宝当饭堂的柑橘属植物,上边趴着不少正在努力吃努力长的小宝宝。瘦瘦小小的女同事看到竟然很开心,要我拍微距传给她,说毛毛虫其实长得很可爱的。

从温室里出来,三人坐在植物园里的咖啡厅外边的一排椅子上晒着太阳吃苹果和奶酪。吃了一阵见咖啡厅的桌子张张都还是满员,就按谷歌地图的指引去了宫殿那边的一家咖啡馆。虽然也是不少人,但至少有座。

点了一杯美式咖啡和一块桃子蛋糕。咖啡端上来之后喝了一口,内心立马崩溃。

让你天天跟着 S 喝他亲手磨出来现冲的咖啡,是香甜好喝不假,殊不知办公室里的咖啡机产出的咖啡其实并没有多难喝——那才是普通咖啡的味道。

加点水,加点奶,加点糖,喝到最后已经凉了,也终于不难下咽了。俩姑娘在旁边乐呵,说你再继续喝 S 做的咖啡,就进不得普通咖啡馆了。

回家路上我给 S 发信息,说你看你把我惯坏了。他说我保证这种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我和这个精灵古怪、喜欢毛毛虫的巴伐利亚姑娘 S 有超多的共同点,我们简直能算是对方的异性翻版。我觉得她对我有好感。

而这个过着精致的生活,一手把我带成 coffee snob 的冰岛人 S,是我向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的人。大家经常开玩笑说我喜欢他,他也一定知道其中有多少真假。

只不过有太多的感情都不能、也不会得到回应。单恋的戏码里没有坏蛋一角,有的只是被命运作弄的人。这一点,喜欢别人的人应该清楚,被别人喜欢的人也大概明白。

《水饺,车灯,牙刷,蝴蝶和咖啡》上有3条评论

    1. 别说,等搬个宽敞地方说不定一个心血来潮就去买套做可丽饼的家什做煎饼了!粽子月饼都不怕还怕煎饼不成?😎
      落寞什么的,习惯了就好。
      你也过年好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