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摇

我没有用尽全力去找工作,这是我无意也无法否认的。

时间越久,就越是觉得即便是尝试,也只是在原地转圈而已。写求职信着实算不上多难(因为大概也写不好吧,不然机会可能会多一些),但每发出去一份申请,就像是被蚊子叮一次:被蚊子咬,是消耗自己的血液换取瘙痒;发简历,是消耗希望换取失望。蚊子的叮咬可能除了痒痒的一个包,还会导致疟疾;投简历则可能带来一俩轮面试,以此用更多的希望增大那无可避免的失望的量级。 继续阅读动摇

往事的伤痕

【本篇有电影剧透】

看了《海边的曼彻斯特》。之前听预告片背景音乐里“I am coming home”唱得空远又明亮,感觉会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治愈系故事。在笔记本上看的时候,还在摆弄手机,分心程度几乎前所未有。结果不意外地漏掉了很多细节,一开始连叙事方式都没有完全搞明白。

继续阅读往事的伤痕

狗,鲨鱼,中国人

德国一家卖定制服装的网店最近惹上了麻烦。这家网店的用户可以自行设计衣服上的图案,并且可以通过这个平台销售他们的设计。当然,对于太有争议性乃至违法的设计内容,这家店说了不会拿出来卖。最近他们上架了一系列T恤,其中的两款踩到了地雷:一款写着 save a dog, eat a Chinese,还配着一条狗的剪影;另一款则把狗换成了鲨鱼。

继续阅读狗,鲨鱼,中国人

有关春天又无关春天的随想

三月初,已经好几次听到了从南方归来的雁在空中高鸣,这几天窗外也一直有不知是什么鸟雀不分昼夜地鸣啭。天明显长了,气温也已经回升到出门可以经常不围围巾。学校里一棵灌木已经开了粉红色的花。

还有半个多月就是春分,欧洲大陆上正春意渐起。

继续阅读有关春天又无关春天的随想

为什么我认为耶和华见证人和飞天面条神教是同一性质

我不承认阿拉,承认阿拉蕾;不在意耶稣,在意椰蓉酥;不知道佛陀说啥,只认得秤砣说啥。

然而我又在门底下发现了一张塞进来的耶和华见证人的宣传单。不消说,那两个笑容可掬的传教士女士又来敲过门了。

继续阅读为什么我认为耶和华见证人和飞天面条神教是同一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