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的电话

晚上下了选修课,刚回到宿舍,手机竟然响起来了。想着谁会在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掏出来一看竟是爷打来的。

好久没给他打电话了,因为前几次打电话时他都是在忙得不得了,我就想反正我也没啥要紧的事,就少去扰他了吧。他有空的时候应该会打过来。

结果他果然打过来了,我心里却有些愧疚。老爷子可能想和我聊聊天什么的很久了吧。

东扯西扯地说话,我从电话里听到爷的口音中隐约有些大爷的味道了。不是说亲兄弟之间的相似,记得叔说话时里边是没有这种感觉的。暑假时他们兄弟三个坐在一块,我觉得爷比以前更像大爷了。

这脸庞,这声音,是遮不住的沧桑啊。

虽然叔的话语中还带着铁一般的刚健,但他的鬓角也开始浮现出白发了。

暑假时看到奶奶的旧身份证,照片上的是我出生前一年的她。那双眼睛,那张嘴巴,和二十三年后我二姑的一模一样。同一年的爷的身份证上,是一个有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的白净青年。爷怎么会是这样呢,一定是黑白照片的原因吧。

还有我的姥姥,姑,姨,大娘,婶子,妗子,姑父,姨父,舅,我的堂哥堂姐表哥表姐弟弟妹妹侄子外甥,他们陪在我身边,一天天衰老,一天天长大。

从小就不在村里长大,我所熟知的亲戚不多,几乎每年拜年时都要重新认识一些老爷和奶奶们。因此这些最近的近亲对于我来说,地位就更加无可动摇。

于是直到刘老师出国时我还在坚守的信念如今已经如仍然坚守在杨树的叶子一样摇摇欲坠了。

曾经在想,如果真的出国了的话,那就争取机会留在国外,几年之后拿到外国的国籍,从此远离这个充满墙、粉尘和骇人听闻的故事的国度。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回家,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也能飞越半个世界了,比从云贵川那边坐火车还要快好多。

但如今在想,如果和家人都成为了两个国家的,那种归属感的缺失,我能承受得住不?并且如果说我以前在想如果在国外的话以后养个孩子会给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但昨晚和妈打电话时说的那句“你暂时还是先想外甥比较靠谱呢”,也不完全是玩笑话啊。

虽然在国内也不是每年都能见这些亲戚很多面,但如果和他们相距太远的话,感觉应该是会不一样吧。

以前哪有把家庭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

还是做不到自来也说的那样做个不去追求幸福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来着的东西的洒脱男人啊。

《爷的电话》上有4条评论

  1. 说的出国那一段挺有感触的,最近也在想这个问题,但是出了国慢慢的一代一代也许我们就都不是华夏人了。漂白了。

    1. 出国之后后代融入当地是好事呢。
      血统之类的东西嘛,扔掉算了,什么华夏华冬的。真正以当地为家,对孩子们来说是好事,有归属感啊

  2. 小时候我是姥姥一个人拉扯大的,爷爷奶奶带姑姑的孩子,从来没打过电话。
    上辈人之间有一点点小矛盾,搞得晚辈也缺点什么,unfair。
    还好逢年过节的时候都回答一个电话回去。
    看到这篇文章给爷爷打了个电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