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柜

Eurovision!和几个同事早早决定周六一起去找一家 gay bar 看决赛。

结果最后只是随便进了一家看起来会转播决赛的酒吧。结果一直到参赛歌曲都唱完了、大伙醉醺醺地开玩笑的时候才知道这的确是一家 gay bar……我一脸蒙逼地说我怎么一点都没意识到,问大伙是怎么看出来的;大伙笑,说不是明显得很么。


周三下午,和两个同事坐在超市门口聊天。我和同事M开玩笑,说你怎么跟个饥渴的少年一样整天想着勾搭女孩子;同事O顺势问他有没有想着找女朋友。之后她转向我,问我有没有 relationship 的计划。

我眯起眼睛盯着她,说我听着这和问他的问题不一样。她一笑。

因为第二天是假期,那晚我们又在同事B家里小聚。O独自去阳台抽烟,我问她要不要人陪,她邀我坐下。

她吸了一口烟,开口便问我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是不是我现在在这里的原因。我反问“这里”指哪里。

我觉得你喜欢F,她说。我承认。她望向一旁,吐出一口烟,说为什么人人都喜欢F。又聊了一会之后,我重新拾起这个话题,说,你说“人人都喜欢”,还有谁。她说,还有她自己。

其实并没有感到意外,毕竟我已经有感觉,这俩在五月开始的时候就开始交往了。两天之后的周五傍晚,我的感觉得到了证实。

一下子还是颇受打击的:毕竟和上一次的经历实在太像了,甚至比上次还糟——上一次看透并逼问我的人,至今还是无话不谈的死党;而这次的这个女子,所有的目的和计划,都藏在精致的妆容之后,让人看不清是敌是友。

当晚在另一个同事A家里,A和B一边卷着烟,一边想要套我的话。好吧,又两个。

周六。花衫,白裤,淡蓝超短袜,浅卡其便鞋,一身自我感觉 gay 到爆表的行头出门。所以相比之下别人都再平常不过,自己看不出是 gay bar 也难免。并且被A一见面就吐槽说听我自称穿得超 gay,还以为有 leather 之类的呢根本失望。 一杯啤酒之后和F分了两杯一升装的超大号 Long Island Ice Tea 之后,最后登场的几首歌以及投票唱票环节就几乎完全塞不进记忆里了。只记得自己在希腊又把十二分给了塞浦路斯时我 boo 得超、大、声。

酒壮人胆。离开酒吧之后,我和M在路上有这么一段对话。

So I have a question for you. What am I?
I don’t know man…Actually you feel a bit gay to me.
I am.
It’s okay.
Since when have you noticed?
From very early actually.
So no wonder you got so scared of me being near you when you were on mushrooms.
Ha-ha, did I?

原来自己一直是在玻璃柜子里而已。

F大概看得比谁都清楚吧。

B说,我总是故意去喜欢自己从一开始就明知没可能的人。我想反驳,却又知道他说得一点没错。

这群平常的生活根本不够他们找刺激的家伙们,果真聪明到危险啊。

《玻璃柜》上有5条评论

  1. 倒不一定是“故意”吧,四年前我也很不管不顾地爱着一个没可能的姑娘——这事儿难说,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没道理可讲。
    后来我想了想,觉得与其说是类似“故意喜欢上一个不可能的对象”,倒不如说是“因为某种导致我们不可能的特质,才让我疯狂地被她吸引了。”一方面是艳羡她有我没有的美好的一面,另一方面,也因为我没有,所以我们无法共享一个世界,最终导向不可能。
    谁知道呢。

    1. 在自己身上找不到的美好品质的确是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啊(茶

      然而对我来说,喜欢上一个人并不是没道理的。我喜欢过的人不只是全都对我毫无特殊好感,更 都是沉稳可靠、并且在智商和情商上双双碾压我的类型——至少给我的印象如此。既然是有所选择的,“故意”二字就算不得错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