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搬家

弄坏了 S 家的阳台玻璃门,这下老实下来开始乖乖写博客。

怎么他家的门都能被我弄坏了呢?因为星期天下午闲得慌,想到阳台上瞅瞅来着;为什么星期天下午在他家呢?因为这几天都在他家住着;为什么在他家住呢?因为旧公寓已经被别人接手了,新公寓的钥匙还没拿到……

又一次找房

年初时房东太太决定把整层楼转手,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每月都给大伙至少两次发邮件说某天几点要带人进公寓看房。终于被扰得不胜其烦,开始跟朋友们说我要换地方住。帮忙给她组装家具的同事 L 给了我租给她们公寓的公司联系人,说这公司规模看起来不小,联系一下至少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她甚至还热心肠地先给对方发了封邮件把我介绍过去了。

不想还真的就被邀请去看一间房了。一间不带家具的单人公寓,面积不小,还有一个和公寓本身等宽的东南向阳台,阳台和房间之间则是以整面落地窗和玻璃门分隔,采光超棒。除了房租高、地段也算不上最佳(街道另一边就是墓园,放在国内大概会便宜到不行吧哈哈哈),几乎没什么可挑剔的。

带我看房的那个姑娘有个租赁经理,我看房之后三天就要去泰国度假。看房是三月中旬,被告知四月11号还想租的话再联系。我一听,完了,没戏。

然而等到三月底,还是给房东说要终止合同,会给她找下家,找不到的话就按合同规定房租交到五月底。心里的打算是,什么时候找到了新住处,什么时候开始找下家,反正毕竟是慕尼黑,应该好出手。

四月十一号早上发了封邮件去问,毕竟问问也没什么损失;不想竟然收到回信说房子还在,房租还降了五十,合同来签就是。

出乎意料的简单,竟然已经能有新的住处了。马上去 WG-Gesucht 上贴了广告开始出手自己现在的这间。

又一次搬走

半个星期里,硬是在下班之后的时间里塞进了十二场看房,以及一次和房东以及一个很有兴趣接手的意大利女孩的三方会谈。被满满的日程压得不轻,加上眼看四月下旬正带着复活节假期步步临近,又没有人立马和房东签下合同,我不禁焦虑起来。

十九号星期五,傍晚来了个韩国的语言学生,只简单看了看就说想要租下来,要去了房东的联系方式。星期六一早正在打扫卫生,那个见过房东、回家过复活节假期的意大利女孩给我发来了消息——房东太太写了搬家时的清洁费要两百欧,她觉得离谱,问我这老太太是什么打算。我这才惊觉自己的合同恐怕也是这么写的,又有人前段时间搬走时给所有租户写了封邮件说房东收房时扣了她四百多欧的押金(老太太给大家发邮件时把大伙都放在收件人栏里,大家的姓名邮箱全都看光光),立马给房东太太电话打过去问,她说打扫得和入住时一样干净的话自然不会收清洁费了,我这才踏实了些,也让意大利姑娘放了心。

下午正把衣服扔在洗衣房里洗着、自己去旁边的公园打 Pokemon Go 的团体战,突然收到房东太太的邮件,说那个韩国女孩已经把签了名的合同发给她了,但意大利女孩也要签来着,问我想怎么办。我心里大惊,怎么这孩子连房东面都没见过就签合同了,明面上故作冷静,给房东回话说你先等俩小时,我把这个情况跟意方说说,毕竟分个先来后到。另一边赶紧告诉意大利姑娘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虽然不想催她但她得赶紧拿定主意。对方以为合同已经稳了,正在美发,看到我的消息立马也急了。我又得安抚她说别慌,房东太太也是觉得你理应优先又不想催你才问我的,你跟她联系联系她应该不会办瞎事。

倒是我自己觉得成了照镜子的猪八戒,两个想找地方住的,一个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一个自己的名字都签下去了到头来也还是黄了,都和我脱不了干系。

最终那个意大利女孩签了合同。我在签新住处的合同时被告知最晚应该也能在五月二十六号星期五之前拿到钥匙,和旧房东太太商谈时就告诉了她我最早能在二十七号星期六把房间交回去。

接下来的一周的业余时间就都花在了打扫卫生上。dm 有卖的各种喷雾剂早就几乎买全了,除油脂的,灭霉菌的,去水垢的,清玻璃的。公寓自带的餐具全都刷干净,虽然自己几乎从来没用过;公寓的沙发外套也去洗衣房洗好晾干重新套回去;甚至还把窗户上框受潮开裂的墙面重新刮了腻子,窗玻璃底部的密封胶也重新上了一层,好盖住霉菌喷雾都除不掉的霉斑(这房子冬天也太容易生霉了,简直闹心)。花了不少钱在这些平时根本想都不会想买的物品上,更是几乎耗尽了心力。

然而努力没有白费。打扫卫生到最后一分钟的结果是虽然房东太太一开始态度强硬,对玻璃茶几的洁净程度提出了批评,但同时也亲自给我示范了玻璃怎么擦才最干净,我接手几下擦干净,她也没有吹毛求疵。接下来大概是因为对我的清扫成果感到满意,她的态度明显和善了很多。交接出乎意料地顺利,房东太太表示会很快把我的全部押金转给我(也的确在次周早早入账了)。这个看起来凶巴巴、有时给人感觉有些蛮横的老太太终究不是个坏人,大概只是实在厌倦了糟糕的房客吧。

无家可归的人

新合同是和房产公司签,然而对方的签字却迟迟没有落到合同上,开始说的最迟二十六号就能拿到钥匙也最终成了三十号中午交房。S 早就说过好几次,我需要的话可以去他那里住一段时间,最终竟真的要去麻烦他了。

在交房时间确定下来之前,已经在宜家买了衣柜、床、桌椅,定在二十九号周一下午送到门上。是我提前记下了所有要买的东西的名字、编号、所在的货架,复活节之后的周二午饭时间由越南裔同事 P 开车十分钟去位于 Eching 的那家,用尽量短的时间买齐了。好一推车,沉得要死!没想到拿到钥匙真的要到四月最后一天,按送货单上的电话打过去问能不能改送货日期,被告知要到宜家的柜台改。

于是乎,交回旧公寓的那个周六,安排得满满当当。和过来帮忙的同事苏珊娜(S 打头的名字太多,没法做代号了! (╯°□°)╯︵ ┻━┻ )打了辆 Uber 去姑娘们的公寓放下了最后一批鸡零狗碎,和等在那里的 L 三人一起去附近的一家意大利餐馆好好吃了顿午饭(我坚持付了整单作为答谢,反正一来近期花钱已经花到麻木了,一来这些人的确也给了我不小的帮助,一来实在没想到房东太太要把押金全款给我,感觉自己超富豪的),之后立马踏上了单程就要一整个小时的前往宜家的旅程。没花什么工夫,把送货时间后推了一天。回到市区,先去一家 REWE,按冰熊先生的喜好(当然也有夹带我自己的)买了一袋子好吃的。哪有空手去别人家做客的道理呢?

然而这家伙已经自顾自吃过晚饭了,我去苏珊娜那边还吸尘器,之后一起去吃 Subway。她见我穿得薄,天气又有降温的样子,还借了我一件外套。回去冰熊家里,他睡阁楼上的卧室,我睡阁楼下客厅里的沙发。

虽说是借宿三宿,算起来其实只有星期天是整天作客的,毕竟周六傍晚才到,星期一又要上班。冰熊做的饭虽然简单,但味道不错。丹麦牌子的 Kærgården 是混合了一些菜籽油的黄油,比纯黄油还要顺滑,抹在面包上实在是好吃。

如开篇所说的,星期天下午弄坏了他阳台的门。其实门本身没坏,只是门把手自带的、坏了的锁被我弄得卡住了。只好等到第二天一早给附近的锁匠打了个电话预约过来修。

觉得内疚,让 L 周一把我暂放在她那里的打扫卫生的刷子和各种喷雾捎给我,帮忙打扫了一下卫生。虽然被含氯的、大概率是次氯酸的物质熏得鼻子疼,但浴室角落里滋生的霉菌算是消灭干净了。

又一次入住

四月三十号中午,总算拿到了钥匙。箱子什物统统搬到空荡荡的屋子的一角,更显得房间空旷了。坐在已经跟了我有几个年头的小凳子上,等着家具送来。

一直等到快七点,总算是等来了。地板上平添了许多大而笨重的扁平纸箱。这下劳动节可真是有得劳动了。

组装起了两把椅子和玻璃柜,在直接铺在地板上的床垫上睡下了。这个新家,要花不少的工夫去打整呢。具体的种种,就另开一篇了。


六月 6 号深夜,终于打完收工。修订版本已经有四个,四月29号,五月 11、22、29 号。固然是长到可笑的流水账,一个多月才写出来也实在是慢到可以。然而安家竟是如此耗费心力的事,整个五月份竟然一直没什么机会静下来写博客。有些理解那些步入社会之后逐渐停止博客的人们了。

整个五月都没贴日志太羞耻了,不如拿最后一个修订版本的保存时间伪造一下了 =3=

《再搬家》上有4条评论

  1. 珍惜这时间吧!

    中华民族在历史上,走过了秦、汉、三国、晋 、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等朝代,历朝历代都是这样更迭表演着;每个朝代都想永远统治江山,但每个朝代最后都逃脱不了被历史淘汰的命运;一个朝代结束,另一个朝代又来;朝朝如此,代代相续;中华民族就这样沧桑而又茁壮的走过了五千年 。

    今天的中国红朝政权也到了大清朝末期的末期的最后一刻。国库已空,无官不贪,无民不刁,无处不拆,民怨极大,军民思变,动乱频传,贫富巨差,官民对立,种种丑态,种种乱象。红朝崩溃、政权灭亡的时间到来了。

    然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心生灵涂炭,想尽量避免历朝历代所出现的血腥场面,意让这个崩溃的政权从内部清洗、自我过渡到新朝、新代、新政权。

    民间舆论,海内外精英包括体制内有识之士,已经发出惊呼:改革(改良的希望)已死,革命必来。

    清醒吧,不要对邪恶的流氓集团再抱有任何幻想。

    中华民族的淘汰旧王朝,进入新朝代的历史轮回时刻又一次来到了。

    顺天意者得天下,方有未来。如此,众生喜之,天地欣之。

    自救方式:从退出共党及其附属组织开始。珍惜这时间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