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雨,雷,電

冬天的时候,阴郁的天气日复一日,绵绵不绝的雨水让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来。反而自从春日降临,阳光随着渐长的白昼愈发灿烂起来。一天天的蓝天白云,直让我怀疑那暗淡的冬日恐怕只是梦一场。偶然洒下几滴雨水,太阳却又等不及地跳将出来,天边就挂上了一两道彩虹。只是我不受彩虹的待见,只是在同学贴出来的照片上见到过几次。

虽有鸟语有虫声,虽有人言有犬吠,虽有德国踢世界杯 时司机们如呜呜祖拉小喇叭一般不断头的鸣笛声,这个夏天还是太安静了一些。

慵懒蓬松的白云,在一个个蓬松慵懒的日子里不急不缓地挪过湛蓝的天空。

在枯黄的草坪上坐下,心情就如同冰激凌一般融成了一滩。能每天像这样从中午一直坐到日落就好了呢,上课啊,作业啊,考试啊,都不要去想。

无止境的夏日阳光,多么曼妙的催眠曲。

整个世界都仿佛在这一片光明中入眠了。太阳镜,公交车的轰鸣,啤酒,不急不缓地挪过湛蓝天空的慵懒蓬松的白云,飞盘,草莓,长长的睫毛,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夏天,就是这样了么?是不是,还缺了点什么?

周五傍晚到家,疲倦不堪,一个猛子冲进被窝里小憩一番。不曾想,两小时之后叫醒我的,不是闹钟,不是脸书 Messenger,却是印象里最夏天的声音,那一直缺席的最夏天的声音。

一场豪雨,正浓墨重彩地泼着。撞进耳道的,尽是水滴的喧哗。

没多久,雷声响起来了。终于不再是三两声浅尝辄止的应付,庄严隆重的声音奏响雄伟热烈的乐章。

电光一闪。

可知这一闪,等了我半个夏天?

乱塞几口饭,出门观景去。

可惜等到出门,恰赶上雨散云收。提着伞沿着住处附近的溪流一路走去,只尝了些甘冽的晚风,看了些清爽的暮景。

哪料到,这场雨,只是彩排而已。真正的雨水的夏日庆典,是在周六傍晚。

暴雨如注,雷声在不时被闪电点亮的云层里滚动。

看到这跃动的电光,听到这密实的雨声和浑厚的雷声,嗅到这直钻进屋里来的清爽的湿气,哪还坐得住?雨靴雨伞备起,一头扎进门外茫茫一片滂沱。

昨日的溪流已不在,一道漫过两岸的江水奔流,看久竟觉得惶恐。

带着五只鸭雏的母野鸭在水边那块舒适的草丛被淹了,一家六口如今坐在水边,怕是正愁着今晚的栖身之所。

桥头边传来微弱的唧唧声,是两只丁点大的田鼠幼崽,躲在草丛里瑟缩成一团,不知是在呼唤姊妹,是在寻找母亲,还是在单纯绝望地哀鸣。拿附近一个废纸袋把它们盖住,生死就看天命了。

上苍宽厚,缔造出万物众生;上苍无情,拿阳光晒黄了草叶,又拿一场暴雨不知戕害多少鸟兽虫鱼的性命。

想到这里,这满溢着夏日热情的暴雨就顿减了几分兴高采烈的意味,却添了一些威严可怖的色彩了。

《雲,雨,雷,電》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