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的再发现

今晚和班里两个同学一起去了中关村欧美汇地下一层的一家意大利餐馆。餐馆名叫萨莉亚,上学期英语老师提到过的,据说便宜到爆。

果然便宜到爆!并且蘑菇浓汤超级好喝!裙带菜超级好吃!意大利面味道也超级好!虽然鸡尾酒看起来没有 Helen’s Hangout 的那么精致,但也好大杯,好好喝~

吃得心满意足,蹭着欧美汇免费的无线网,随便在明亮干净的购物中心逛了一圈,感觉真是不错。

而刚才提到的那个 Helen’s Hangout,是一个星期之前的周末被宿舍里的小藏民拉我过去的。以前从来没有进过酒吧,但第一次就觉得那里的氛围真是好。轻松愉快的一个小地方。虽然算不上便宜,但坐在里边的确会让人感到开心。听小藏民说里边经常有老外在过道里唱歌跳舞的。我是没有见到啦,好可惜 =3=

还有前天晚上,和博哥一起在动物园附近逛悠。发现北京展览馆南边(天杀的我那时怎么又转向转了 180°,现在还是觉得是在北边)有个不大的广场,挤满了人,唱歌跳舞放风筝玩轮滑。有体态丰满的大姐,有相貌平庸的阿姨,穿着漂亮的舞裙,盘着精致的头发,幸福地微笑着,和舞伴翩翩起舞。有两个小个子黑人姐姐,在每一群跳舞的后边都要掺和掺和,虽然动作和别人的不太一致,但也算是跳得合拍又恰当,自己不亦乐乎,在周围观看的也不亦乐乎。还有一群跳扇子舞的老太太,旁边一群铙钹锣鼓笙箫唢呐一应俱全的鼓手负责给她们演奏,声势浩大。走近去看,整个胸腔都和隆隆的鼓一起振动。如今家乡那里的红白喜事中,奏乐的任务正逐渐被音响设备所代替,因此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大拆大建、跑步向前的帝都,竟还能见到如此完整的传统民间乐团。

在帝都待了三整年,基本上一直呆在学校,对拥挤的交通的恐惧压制了到处走走的想法。出过几次市内的远门,结果也只是更加加深了和这座城市的隔膜。于是一直自欺欺人或者自以为是地觉得,没有必要去看这座尘土笼罩着的、毫无特色和生机的玻璃水泥森林。然而如今才知道,不一定一出门就得一整天,不一定一出门就得钱包大破产(虽然也会有一定程度的破产啦),不一定一出门就得处处提防,不一定一出门就只会看见一片灰蒙蒙的景象。

在去年的一场周末的秋雨里,我曾经在沉默的中关村广场瞥见过帝都平和的一角。在更早的某一个夜晚的公交车上,我也见过吞没了公路和办公楼的令人感到无比渺小和绝望的黑暗中的孤独。而如今,在留在帝都的时间不到一年的如今,多谢现在的同学和以前的同学,把我从学校里拉出来,让我感受到了这座城市里的欢乐与满足。在昏暗的酒吧和广场,在明亮的购物中心以及购物中心里的餐馆,都有很美好的感觉在跳动着。虽然微弱,微弱到不足以让人忽略这沉重的现实里太多的不快,但它们却依然顽强地、能够让人感受到地,跳动着。

怪这座城市,用脏兮兮乱糟糟闹哄哄的一切遮掩了温暖和多彩;怪自己,把自己封锁在了这所小小的学校里,错失了风景。

悟已往之不谏,不知来者,是不是还可追。

《帝都的再发现》上有11条评论

    1. 没有错,是北京。魔都是上海啦,妖都是广州啦什么的……都不知道怎么来的 Orz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