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游戏

慕尼黑近来的燠热让人叫苦不迭。可一整天的暴雨使气温骤降,空气中陡然颇有了几分凉意,又让人不禁担心夏天会不会已经过了——虽然夏至都还没到,难捱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不过话说回来,夏至已经不远了呢。仿佛前不久还在深夜里瑟缩在覆雪的快轨站台上,转眼六月都已经快要过半了。

日复一日,一个半小时花在通勤路上,六七个小时睡过去,吃饭的次数远多于做饭,十分钟冲个澡,五分钟擦干溅满水的瓷砖和龙头。扣去午饭时间还有八个多小时在办公室,究竟在忙什么,就和每天剩下的时间去哪了一样,我给不出答案。

这两天晚饭都在家里做;暮色渐起,填饱肚子后刷锅洗碗时,竟怔怔地想,哦,又生存下去了一天。

分明没有什么难处,也没有什么波折,为什么竟觉得自己像是《饥荒》里孤身一人在蛮荒世界里挣扎求生的威尔逊?

如果有机会,D 说,她想要离开慕尼黑。

如果有机会,我想,我会不会毫不犹豫地离开这座城市呢?

诚然,这是一座属于富人的城市,一座公共交通糟糕的城市,一座毕竟属于巴伐利亚的城市,一座集合了都市的高压和村庄的不便的城市。

诚然,我向往着科隆和汉堡,甚至柏林。我还从来没有去过汉堡呢。

而且到底什么是机会呢?何时,要怎样,才能得到一个机会呢?

周一有个中介给我打电话,我觉得自己给自己开了个合适的价码,可给朋友们一说,他们告诉我,我又在贱卖了。明明比现在的工资高出一截了。谈判这事好难。

又有什么不难呢?

大概对于这个复杂的社会,我确实太天真、太简单、太笨了。

以前盼望着等到工作了,等到有了收入,加上不用整天加班的欧洲职场文化,大概会找到一种自己喜欢的生活,甚至会找到可以分享喜怒哀乐的某个人。

成长,就是不断的、不断的幻灭吧。

又一个梦想如余烬黯然熄灭,我却只是冷眼看着,没有不甘,没有愤怒,没有悲伤。因为生活就是这样的啊,只是这么想着。

甚至有些漠然地接受了生活是一程苦旅的现实。甚至有些高兴,自己甚至有些漠然地接受了生活是一程苦旅的现实。

这是成长,还是老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