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才在刷 twitter 时得知,山东闹了水灾,财产损失惨重,也有人畜伤亡。

之所以看到这消息,还是因为太平洋某岛的总统去也闹了水灾的地区探访,被民众呛声,推文后边的讨论串里可想而知,不少都在拿这两边做比较。

我们这边当然是删消息、堵信息、9999 不多不少,当然也就又引得人愤愤不平,天灾人祸千错万错,都是官府衙门的错。

他们自然是有错、自然是要负责的。

只不过在能看到的一片声讨中,有几个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

有人说,淹水的地方是在泄洪区;泄洪的量,按计算应是在河道承受力之内的;河边的一个村庄因为地势太低,几年前就已经整体搬迁,只是后来又有村民自行搬回去住,这次受灾最惨的正是那个村。

所以,错全在老天和“上头”么?

固然,占据水道搞地产开发,不作为的当地罪责难脱。只是,黎民百姓不也应该承担相当一份“人祸”的责任么?

在有风险的地方种菜养猪,就默认同意以风险换取经济回报;在那种地方安家,更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放在了这笔投资上。只要回报高于风险,这份买卖就有利可图;国外一些还有活动可能的火山上有农民耕种甚至落户,就是一样的考量。然而侵占村庄的水利网络搭房盖屋的做法——这在我的家乡也常见,老家村里的水塘就已被填平盖了民房——就是不给自己留一点以防万一的后路了。

诚然,农民的选择永远都是最少的;他们要住所,要谋生,正好有一些年复一年起不到多少用处的沟渠汪塘,河边离真正淌水的地方还有老远,不利用这些边角地的话,还能怎样呢?去给他们讲防洪说规划,只会被笑书呆子实在迂吧。

不是在怪罪他们,更不是在说他们活该。他们的确没有其他有效选项。山东的人口密度不小,农业又是极其需要充足土地的产业——不止是耕种养殖要地,和田地打惯了交道的人们,家里得要有自己的一方庭院;国内的楼房,可是连阳台都要封起来的。人多地少的矛盾一天不解决,就一天无法杜绝人们往河里盖房。而人多地少的矛盾在可预见的将来,只会在这块圣贤之地上愈发尖锐。淳朴的乡亲们承受着我不愿承受的繁重劳作,期冀着幸福的晚年;而“幸福”的涵义里,少不了“多子多福”。

古训在今天还有多少意义,他们可能想不通,更可能根本没想过,也不愿去想。

只是遵守着几乎成为本能的习俗,一代一代地繁衍下去,哪怕家园并不会随着人口成比例扩展,哪怕无穷匮的子子孙孙里早晚会有些被挤出祖宗庇护的光环。

昨晚看到一个从医者在他的博客里提到有民众试图抢救因触电失去意识、心跳骤停的人,方法却只是掐人中,我的心便又凉了半截。

《蚁》上有6条评论

  1. 有人说,信神就信神,不信神就不信神,何必争呢,不就是一个信仰问题吗。是信仰,但很重要,因为它既关系到人的幸福和不幸,又关系到人能否在劫难中被救度的问题。
    当人不信神,不相信善恶有报,不再被道德约束时,人会为满足私欲而无恶不作。你看当今人类社会道德急下,人人为近敌,灭门杀人、恐怖袭击,各种灾祸每天都能见到,黄、赌、毒、性开放、同性恋等泛滥成灾,这离《圣经启示录》所预言的世界末日和最后的审判还远吗?
    神许诺人类有劫难时神会来救人。谁来救度?又谁能得救呢?

  2. 纵观红尘,诸般美丽飘逝于风中。纷扰世界,迷离中,我们失去了灵魂那一方净土。世道不古,道德沦丧,江河流污,雾霾障天。在暗陌硝烟中,我们苦苦挣扎;窥破苍穹,似也难觅回归之途。
    善良的朋友:
    法 轮 功是佛 家上乘修 炼大 法,原则是真 善 忍。大法可归正人类道德,救度众生于水火。但中共江 氏集团出于嫉恨,火烧活人,自导自演了“天安 门 自 焚”,从而迫害法 轮 功,妄图阻碍众生得救。

    1. 我们和父母辈的代际差异有可能是全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吧。真是所谓的“知识改变命运”呢(苦笑

    1. 大部分人应该算不上蠢或者恶吧。仔细想想,虽然这些人有他们的可恨之处,但总体其实还是可怜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