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élie

想找朋友好好聊一聊,但不巧对方要和朋友 Skype.

去脸书聊天群里闲扯几句,结果又让那位一句没心没肺的玩笑话把玻璃心哗啦啦又敲碎了一地。

不就是去超市买鸡蛋找回来的零钱里有一枚海森州纪念币么,每天的好心情限额就只有两欧而已?

凄凄惨惨戚戚,干脆问他们有什么 heart melting 的电影可以一看。

口径倒是一致,Amélie.

继续阅读Amélie

Love Letters

说起来,上周六夜幕初降之时路过市政厅,那从每扇窗户里透出的莹莹蓝光,那时钟正下方窗口里搏动的心形,竟然是生活给我的一段预告。

A heart beating in a shade of blue, heartbreakingly blue.

I didn’t know my own heart would be even bluer than that before long.

继续阅读Love Letters

阿姆斯特丹野草

22号晚上到25号中午,在阿姆斯特丹。

一出火车站,就闻得空气里一股奇异的烧焦的植物味道。

当时只是六点多钟,找到泊在码头里的宾馆登记入住,看还来得及去 Sandeman’s NewEurope 七点钟出发的有导游讲解的游览,立马向 Dam 广场冲去。在荷兰首都的旅行,就从红灯区开始了。

继续阅读阿姆斯特丹野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