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的期限

三星给的下一轮预算只到七月底,虽然只要不出什么大娄子的话应该还会一秒一秒 续下去。但至少现在的这轮合同续期只会续到七月底。

三千,两千,三千,一轮一轮地谈,年薪一点一点地涨。最后今天直接跟整个项目的总 boss 坐对面交锋,最后以年薪比今年高一万作结。总算是从现在的低薪爬到了正常范围里。 继续阅读合同的期限

玛利亚广场旁的克里斯托弗大街

周六有 Christopher Street Day 游行,去看了一圈。

Marienplatz 上摊位林立,彩虹旗飘扬。变装皇后,身穿彩虹色T恤的姑娘,裹着紧身皮衣皮带和狗头面具的男人,举着相机给新市政厅拍照的游客们。广场东端的舞台上有人献唱。和平常的周六相比,这里竟然没有让人感觉比平时更加拥挤——大概是平常的周六就已经够挤了,也可能是此类的活动让部分游客不愿在此逗留、匆匆腾出了地方。 继续阅读玛利亚广场旁的克里斯托弗大街

等待蓝卡

早上五点半,已经在外管局门口排队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很幸运是第一个守在门口的。一个来得同样早的工作人员进门前建议我去喝杯咖啡什么的,毕竟还有两个小时才开门,被我谢绝了——一杯咖啡回来肯定就已经排队排到大街上了,四点半没用闹钟响就自己爬起来可不是为了喝咖啡的。 继续阅读等待蓝卡

生存游戏

慕尼黑近来的燠热让人叫苦不迭。可一整天的暴雨使气温骤降,空气中陡然颇有了几分凉意,又让人不禁担心夏天会不会已经过了——虽然夏至都还没到,难捱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不过话说回来,夏至已经不远了呢。仿佛前不久还在深夜里瑟缩在覆雪的快轨站台上,转眼六月都已经快要过半了。

继续阅读生存游戏

海棠亭畔是

本周初比预想的顺利很多地完成了主机的迁移。几乎没什么肉眼可见的变化,除了把 favicon 微调了一下样式,尺寸也升级到了 512px 见方。

顺便也升级成了 https 连接。转移到现在的主机提供商,SSL 证书是很大的一个原因。毕竟 http 早就多少有种二等公民的感觉了。

要说这主机的不足的话,除了后台全是德文,租期只有一年也是个小小的困扰:续租要贵上一大截,搬家又多少算是个小麻烦。

手机输入法在打“https”时,给出的第一个中文建议有种意外的美感,就放在了标题上。 继续阅读海棠亭畔是

玻璃柜

Eurovision!和几个同事早早决定周六一起去找一家 gay bar 看决赛。

结果最后只是随便进了一家看起来会转播决赛的酒吧。结果一直到参赛歌曲都唱完了、大伙醉醺醺地开玩笑的时候才知道这的确是一家 gay bar……我一脸蒙逼地说我怎么一点都没意识到,问大伙是怎么看出来的;大伙笑,说不是明显得很么。 继续阅读玻璃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