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快死了……

今天本来应该好好学上一整天来着,但是昨晚睡得太晚了,做了两篇快速阅读外加一套卷子就犯困得不行了,背包回宿舍睡觉……

帝都的春天干燥得不行,皮肤老是刺刺地痒。于是躺在被窝里脑子开始乱想了(我把稀松平常的小事灾难化的习惯可没少挨家里批……天生不爱朝好处想,没办法):如果皮肤上的小痦子恶变成癌的话会不会就是这种很难受的痒呢?那可就没有多长时间的活头了呢……让我想想……如果我得了什么绝症不久于人世的话,要干些什么才能死而无憾呢? 继续阅读如果快死了……

没朋友

昨晚我爸接到一个电话,是他的一个初中同学打来的。电话里说她要死了。我爸想联系另一个同学一块去,只是那个同学去临沂了,于是我爸带着我和妹冒着2011年的第一场雪赶到她家看情况。还好只是虚惊一场,那个阿姨只是在家庭小聚会时喝多了,她丈夫又送他们的朋友回家去了。并且赶到时那个阿姨就已经清醒了好多,怪不好意思的。

就是这不大不小的一件事触动了我。

我爸的人缘一直不错,和以前的好多同学和朋友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这位阿姨在醉酒之时能给我爸打电话说“老同学我要死了”就很能说明问题。至少,在我这二十几年的生命中,还从来没有人感觉处于危难关头的时候,首先想到我。虽然有那么几次同学的电脑坏了电话打过来想请我帮忙,但是十年之后她们的电脑坏了的时候,还会想到我吗?

继续阅读没朋友

20101219,北京

14:15 贝果西饼店 漂亮的女糕点师把刚做好的蛋糕装进淡雅漂亮的盒子里
14:50 为公桥公交站 658路至少晚点了二十分钟,等不及了,上别的车
15:30 清华园公交站 坐错车的我下来之后在寒风中的公交站牌前迷茫
16:00 学院路 无数辆车堵在路上,车们不着急
16:40 联想阳光服务站 年轻的客服大哥把盼了一辈子的笔记本电池交到了我手里
17:05 地铁知春路站 一个穿得脏兮兮的小报童在看墙上的地铁图
17:15 地铁五道口站 无数人戴着同样的迷茫的表情进出地铁
17:20 五道口购物中心 一个跪地乞讨的年轻人和一个吃糖葫芦的保安聊天
17:45 黄金湖鲜花坊 店主的小女儿专心致志地盯着土豆网上的米奇卡通片
18:05 城府路口西站 一对情侣在站台上相拥,女孩看到路过的我的鲜花,粲然一笑
18:20 中国矿业大学 65岁的张老师许了个愿,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
19:30 北京科技大学 博哥和我在食堂里聊天聊得开心
20:45 617路公交车 一对老夫妇在座位上说话,满脸开心的幸福表情
21:10 北京外国语大学 一个欧洲姐姐在校门前的地下通道里扫了一眼地摊上漂亮的围巾

 

晚上一个人坐公交从来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即使我已经坐过好多次了也还是如此。在这个冬夜的公交车上,看着窗外流动的车灯,我突然很傻地想,那些被我从花店里买到张老师家里的鲜花,它们有没有家。如果花有家的话,它们还会不会想家呢?

犯的不是贱,是寂寞

前天(指星期三,这篇文章又磨磨蹭蹭地拖到第二天了)和某同学聊天,得知Q同学也有女朋友了,这次不是绯闻,是新闻。当时和某同学8得蛮开心的,但是一觉醒来后发现好心情蒸发掉了,昨天一天都有些郁闷。

搞什么啊,今年暑假见他时,他还是一人吃饱全家撑的慌的类型。

不是说这个小伙子就该单身,长得帅脑子活办事利索,奖学金拿了好几次(没见过奖学金的我表示……),院学生会好像当到副主席了吧(没当任何干部的我表示……),人缘好的一塌糊涂(交际面狭窄的我表示……)。有女朋友是很正常的事啊,我一直都觉得他早就应该有了。

然而3 Idiots 里有句台词,大意是“朋友失败时,你难过;朋友成功时,你更难过”。 继续阅读犯的不是贱,是寂寞

两个北京

我对我现在所在的这个城市,一直有种矛盾的情感。

从网上的各类新闻里知道,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是不适合心智正常的外地人居住的:物价超高,交通不便(虽然有很漂亮的地铁),竞争压力奇大,环境还差到爆,首都淫民的权利也没受到高于其他地方的特别保护(今天还有一个姓赵的判了两年半么不是)。北京土著也就罢了,再怎么差也是家乡,但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怀着各种梦想跑到北京来,拿着低微的工资,住着逼仄的出租屋,省吃俭用地过着惨淡的日子。直到现在我还是对这个庞大的“国际化大都市”有种排斥的心理,觉得我以后工作绝对不要在这里。

然而今天中午出门去了一趟安贞桥西站,回来的路上坐在特八路公交车的二层第一排,视野开阔。看到深秋的蓝天上的云很白。路两边的秋意已浓,阳光已经有冬日特有的温暖的颜色。金黄的槐树叶子在一辆辆车后面排成一队飞奔。而让我突然心动的,是看到有着耀眼的金色腰线的地铁十三号列车在高架桥上驶过。

继续阅读两个北京

缘分尽了

星期一下午四点到六点,是英语写作课。教我们写作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和蔼可亲的老太太。她去过n多国家,也算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今年夏天才刚刚从夏威夷回国。

她每次上课都会在我们每周一篇的作文里挑出两篇来做全方位的分析,今天下午讲到的第二篇是关于李刚门的(为啥童鞋们都怀疑是我写的啊 :arrow:),说着说着就谈到了我们年轻人的情绪问题,从情绪有时候有些过激出发谈到与同学们的相处,进一步谈到了友情。

她说,高中的友情是最真的,大学里的有时候就有的不是很纯了。到了工作岗位上再找真正知心的,很难。她说,我们在学校里一定要广交朋友,尤其是要交几个知心的朋友,一辈子几个就够的那种。

这些以前听长辈们讲过多次了,但是这次我们这位亲爱的老师冒出了这么一段话,我凭记忆复述个大概吧: 继续阅读缘分尽了

愛國?謝謝不用了

我承認這篇文章的標題很欠揍。但是我確實不想勞神費力地去幹那些高尚的事情了。按身份證上的日期馬上就二十了,連個女朋友都還沒有呢,沒工夫愛國。

我不要砸人的店。

我不要毀人的車。

我不要逼著女孩子脫衣服。

我不要隨便給人扣“不愛國”的帽子。

我不要連自己的問題都沒解決就去想著解決領土爭端。

我不要反太陽國,雖然有時候他們確實很討厭。

並且我不明白為什麼萬能的特警武警和拆遷隊沒有出現來阻止這群惡棍流氓傻叉二百五毀壞別人的財產,這是犯罪行為哎,打砸搶燒哎,性質惡劣哎。好吧也可能制止了,只不過官方封鎖了消息。 继续阅读愛國?謝謝不用了

从小月月稍微看开去

大约十小时前,看到@blogtd在Twitter上发了这么一条推:

有月月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Google动态更新结果,截于北京时间10/10/07 23:03当时也就以为是小乖童鞋的恶搞,没怎么在意。后来在Google Reader里又看到“小月月”三个字闪过若干次。

今晚喷嚏网直接上图片版了,翻过两张之后好奇点开了喷嚏网自己整理的脱水版……一个小时之后,整个人生观被颠覆……赶忙到Google那里找这厮的来龙去脉,发现漫山遍野的CP党。前几页里最早的有关信息见于10月6号,也就是那个蓉荣童鞋开始发帖的第二天这个帖子就火了。于是百毒百科里有了相关词条“小月月”,于是全国各高校到原帖组团围观,于是有人开始求证此文的真实性(连里边提到的旅馆都找到了),于是各家媒体开始争相报道,连凤凰网都有相关的复制粘贴式文章(好吧我感觉凤凰网还是蛮正经的一个网站,好歹比淫民网之类的娱乐门户好一些),于是盛大开始蹦出来顺水推舟给自己的游戏打广告。而对于此女怎么火起来的,则是丝毫无迹可寻,貌似确实只是那篇长度赶上中篇的文章引爆了大众的神经。

继续阅读从小月月稍微看开去

哀溫相

我承認在這個敏感的節日貼一篇“哀”字打頭的文章有點晦氣,尤其是“哀”的對象是尊敏感瓷。

但是自從昨晚看到Twitter上的兩條報導之後,我就沒法淡定了。由於這兩條tweets裡數遍了各個敏感瓷,我還是截圖吧……點擊截圖可見原始tweet:

說是前幾天出席聯合國大會時也說政什麼改來著。還據說那幾天會見華人送月餅時也說到這個,不過被新聞聯播給不小心忽略了。

突然感覺這個老人很可憐。

继续阅读哀溫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