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简单,越危险

新闻,汉诺威一名警察遭袭,被刀刺中脖颈,目前生命垂危。袭击者是一名年仅十五岁的北非裔穆斯林少女,已被司法机构以试图谋杀罪、严重人身伤害罪以及支持境外恐怖组织等罪名批捕。

没错,支持境外恐怖组织。这个曾经尝试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的女孩承认,“被其严重捅伤的警察是她所仇视的德国的代表”。又一起极端主义成功洗脑年轻人的案例。

继续阅读越简单,越危险

我還相信你

溫相的一句話,差點讓我對他失去了信心。

他在某個現場這麼說道:“這段時間我病了,11天在病床上,今天醫生才勉強允許我出行。這就是為什麼這次事故發生第6天我才來。我願意回答大家提出的問題。”

然而網上的民眾接著就發現,這兩天的溫相還接見了一些國際友人,主持了一系列會議。

於是,很受傷的大夥一起開始指責溫相這次“演得太過了”。

但是,我在被愚弄的感覺中靜下心來之後,竟然又重新拾起了對溫相的信任。

他可能真的身體欠佳呢。

继续阅读我還相信你

你们怎么敢

本来今天想骂疼逊来着。但是这篇文章的重点被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给转移走了。详情请见最后两段。

疼逊的Linux版抠抠丑陋和难用是出了名的,我又是天生犯贱不想用网页版的,就设法在Empathy里连上了抠抠。但是没用几个小时,连接就开始不稳定了。一发信息就断线,不要让我太烦躁啊! 继续阅读你们怎么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