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外出招

下午把小铅笔头弄丢了,吃完饭去地下广场买新笔。听到一个女生无比惋惜地“啊~那以后我们到哪里买文具去啊?”文具店阿姨一脸无奈而平静的笑,反而在安慰那个女生。北外啊,还有什么损人不利己的下三滥大招,统统使出来吧。 #FuckBFSU

在 Twitter 上 follow 了我的能看出来,这是我今天 昨天 前天晚上回到宿舍后发的一条推。

藏在七号宿舍楼地下一层的学生休闲广场,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学生们无事或有事的时候爱去的地方,据说是前任校长借鉴外国的形式,在空间极其有限的北外开辟出来的一块学生业余时间的好去处。那里有眼镜店,有电子词典店,有打印店,有文具店,有报刊亭,有饰品店,有水果店酸奶摊烧烤摊水吧饺子馆,还有一家卖衣服的小铺和一件不大的咖啡厅。学生们在这个微缩型的集市里穿梭喧闹,整个学校里很难再找到如此充满活力的地方。

像我这种宅居生物,按理说是不会和这种热闹的地方扯上多少关系的。

然而我还是曾经常常在刘老师在水果店挑水果时跑到隔壁的报刊店看几眼书籍报纸杂志。我曾经在下午两点的时候到那里的饺子馆去吃味道不错但个头好小的水饺,还顺便在烧烤摊奢侈地买了两串鸡肉串(当时还在攒钱买手机呢,零食基本完全戒掉了的)。我在做社会实践赚学分的去年暑假,我们团队在那里的水吧做了总结,我在那里精致的玻璃小桌前拿到了报童的报酬。各种材料的打印费,也有相当一部分交给了那里的打印店。

那家文具店,我是第二次去。上次去的时候好像是买了那瓶现在还在用的纯蓝墨水。虽然不是常客,但对那里的印象还是蛮好的。各种或花哨或简洁的文具摆满整间小屋,那个四五十岁的一身书卷气的阿姨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等着顾客去找她付款。

然而这间小店马上就要成为历史了。

但文具店阿姨不会孤零零地离开。同样要成为历史的,恐怕还有这一小片地方上的其他所有的小店,以及这些小店的亲切的店主们。

一个专属于北外学生的生机勃勃的地方,会在下个月轰轰烈烈地撤离,从此地下广场再无繁荣的小市场。

不解,猜疑,愤怒,负面的情绪在这个学校蔓延开来。

拆图书馆堵住了东西方向的主干道,据说还要堵到我们这届毕业;把东院亮眼的红楼整个扒皮,再贴上虽然色调与整体搭配但特色尽失的深灰色墙砖;关掉了操场对面的那家卖 U 盘和手机充值卡,冬天还卖暖水袋与坐垫,夏天有小风扇出售的小店;把宿舍楼编号一通乱改,弄得学生老师快递员一起纠结到死。午休时间作死的熊学生在正对宿舍楼的操场擂大鼓你不管,食堂减量又加价你不管,万寿寺中学那群穿囚犯服的崽子们中午挤得我们吃饭得拼命你不管,被你们拿来做试验的计算机系没有教室只能在机房上课我们老师申请一块白板都至今杳无音信这种事你也不管,为什么如此不作为的学校在毁掉我们本来就略显惨淡的生活这方面却如此不遗余力地以光速创下这么多丰功伟绩?

并且还有传闻,70 年校庆那天,有些头发已经花白的老校友,因为没人通知他们午餐的地点,跑到食堂三层去和志愿者一块吃盒饭……

我们是你的学生啊!我们欠你多少,干嘛这么对我们?让学生,从十八岁到八十岁的所有正在或者曾经在北外的校园里学习和生活过的自家的学生的心都伤了凉了碎掉了的话,对外的形象再光鲜再亮丽又有什么意义呢?

为了面子,为了形象,为了流传甚广的所谓的私人利益,北外向自己的学生出招了。招招见血,斩断的是我们对北外的美好记忆和归属感。

希望以后有那么一天,某个已是知名人士的校友(当然肯定不会是我啦,真是遗憾)在访谈节目中这样评价自己的母校:我的本科生涯是在一个名声不错但非常冷血的学校度过的,那个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虽然彼此珍视,但都发自内心地鄙视和诅咒这所学校……因为这所学校在努力美化自己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它真正的主人们的感受。

(=皿=############# 突然间出离愤怒的分割线 (2011-10-28) ###########)

好吧,北外你赢了。贴通知说停电没错,你没说连网络都会彻底断掉啊!不就是骂你两句么,至于吗?

:””””””””””””””””” 已经没脾气了的分割线 (2011-10-29) ”””””””””””””’-(

看来某个学校不能骂,昨晚准备发布的时候学校停电断网了,今晚准备发布的时候自己的网站崩掉了……耐心,耐心,一定能发出去……

《北外出招》上有12条评论

    1. 哪里有爱了,明明这么伤心的!
      面子工程也就罢了,问题在于不知道把这种对面子无碍的地方清空了是什么打算……最近据说是要扩大那家超市什么的,于是利益阴谋论更加流行了 ╮(╯▽╰)╭

    1. 怎么有点扯呢~我在学校里可是有头有脸呼风唤雨数一数二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大人物呢~ 😎
      还能怎样,像北外这种小学校,学生的大规模不满还是比较容易觉察到的吧。这件事现在闹得很欢,有转机也说不定……

  1. 你的文笔太好了,我们大学时候那大开大合,不是拆,直接把校区卖了,大三的时候搬到新校区,开荒者啊,不过现在7年过去了,新校区已经很美了。有的时候不破不立吧,你们学校这个情况还是不同

    1. 我在高中时也是属于拓荒者的……但是那时是看着学校一天天好起来,现在的情况是学校一天天乱掉。有人说我们的这一任校长是学拆迁的 Orz

  2. 想当年好校长郝校长留下的丰功伟绩那个陈某做不到,追不上,为了在历史上留下一笔,他只能把北外的好东西全部毁掉,留个臭名也是算是个名。一定是这样的!

    1. 今年军训时那个陈某去我们那里围观来着!当时我离他好近的!那天上午还练棍术来着!
      曾经有个成为人民英雄的机会红果果地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去珍惜,等到学校被拆干净的时候我才追悔莫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