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4,网上的一年

Google又换上了它的圣诞节doodle。去年的贺卡系列感觉还没过去几天的样子。刚刚又去了doodle画廊看了一下,时间飞逝的感觉越发的明显。从紫色的新年doodle开始,牛顿诞辰纪念(掉苹果的那个)、四大发明(Google退出传闻闹得沸沸扬扬时)、冬奥会系列、虎年(当时我在老家用手机上网专门围观的)、3.14日(g.cn上的最后一个doodle)、愚人节的Topeka、藏着四个星系的哈勃望远镜doodle、Pac-man(玩了一下午,囧)、把雪景系列在北半球挂了一段时间的夏至日系列、能拨来拨去的巴克球、美帝专供的两枚Instant动态doodle、万圣节连环画、点击doodle即被该页无法打开的李小龙诞辰……这个搜索引擎首页上的故事记得比课本上的重点要点还要清晰。就在这三天两头冒出来的小惊喜中,2010只剩下一个星期了。

而我的上一篇竟然还是周日的事,没感觉啊就过去这么久了!时间啊过得慢一点吧!

就先回顾一下我这一年来在网络上主要干了什么事吧。其实也没有很多的。

首先,Google Reader。在趋势面板里,过去30天里只有4天收到的条目数少于200,一般都在300上下徘徊。最近30天各项活动的文字描述下有一句中英文和阿拉伯数字混杂的话:”Since 2009年7月14日 you have read a total of 117,232items.”里边至少有八万五是今年读的吧。我在上面投入了大量的时间青春和感情,并且越来越深陷其中。煎蛋难得的一篇非YD科普文指出,这是多巴胺惹的祸。特别是看到一些酷到爆棚的电子产品的新闻时,多巴胺的分泌量难免又要多上几分。而看一些社会新闻时,又能明显感觉到肾上腺素开始突增。看新闻看得内分泌失调,怎能不上瘾。

再者,Twitter&YouTube。忘了什么时候得到的IPv6地址列表,从此看到国内网站上提供的有意思的视频总是想到YouTube上找高清版的。YouTube上的一些短片也确实很好看。没有恶心的漫天广告和神经质的审查,YouTube的体验真是国内的网站望尘莫及的。而6月份在万戈那里的一次T楼让我有了一个SSH帐号(感谢万戈,感谢衡天小张),从此Chrome上被固定的标签页多了一个蓝色的”t”,查看Timeline的频率由原来的一天一次变成了一小时一次,一枚崭新的围脖控诞生鸟。

最后,自己的博客。去年的今天,我的阅读器里的非名人博客还只有万戈、zww、Showform等一小撮人的(在某个圈子里这一小撮人也不算是非名人了吧?),我唧唧歪歪的地点还是在博客大巴。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我真的把建立独立博客的幻想变成了现实。起了一个臭大街的名字,用上了传说中的WordPress,胡乱地搭起了这个小窝,认识了一大批从未碰面的朋友(不列举了,省得还得封头衔排顺序什么的,请自觉对号入座就是了),还见到了传说中的垃圾评论(囧)。虽然我的确没啥技术,生活也过得惨淡无比,但是我还是很享受经营博客的过程的:隔三差五地贴点东西,三天两头地去看别人写了啥。独立博客和在BSP那里开的博客给我的感觉就是相当不一样呢。玩博客也让我的Twitter上渐渐多了身边的平常人,关注点也从大人物大机构的广播转移到了平常生活点滴的报道。

另外还有一点想记下来,虽然“Google不爱我”这个马甲在去年第四季度就已经用上了(来历请见本站关于页面),但是这个头像是今年才弄出来的。一年来我穿着这个马甲顶着这个头像四处流窜,让我对这个头像已经有了一些感情。我不排除在2011年换一个马甲穿,但是这个头像我很难把它换下去。可能在这个数码的世界里,这个流泪的心碎机器人,才是真正的我。

在网络上,时间过得飞快。再加上时间本来就过得飞快,我这一年就在一个个页面的打开和关闭之间过去了。收获也有,失落也有,愧疚也有。总体来说,在网上的时间有些偏多。以后工作的话可没有那么多时间上网的。无论如何,希望明年我的网络生活能更加有序一些,省下一点时间做一些更多有意义的事。

信息诚可贵,青春价更高。

BTW,祝各地的各位男朋友女朋友们,生蛋节/椰弹節/Christmas嗨皮~管它什么背景什么渊源的,图个快乐要紧,是吧?

各位早安。

《20101224,网上的一年》上有20条评论

  1. 😛 一年准备过去,我想我都应该要写篇小流水帐 🙄
    哈哈。。的确的的流泪的机器人很特别,这个马甲不错 :mrgreen:

  2. 这便是传说中的年终总结吗?

    嘛~头像还是别换了啦~~~小绿多亲切啊 ─ ─

    还有呀 毕业後如果进了办公室…..在激奋期过後,推特还是你的好朋友的~~~ 相信我!(坚定的眼神)

    1. 年终总结第一弹! 😆
      头像应该舍不得换了,只是想着名字换一个会怎么样……但是我正好又是整天瞎想的那种人……一个马甲用惯了真的就懒得换了呢
      还有,如果有了工作,我到时肯定是在Twitter上刷版面爆料各种新发现~ ❗ 不过那应该是好几年以后的事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