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上,终

今天没在歌德学院请假,算是旷课一天吧。

半夜,躺在床上看着平板上的幻灯片,不知不觉睡着了。猛然惊醒时还以为已快天亮。看了下时间,三点二十。脱掉衣服钻进被窝认认真真继续睡,却掉进了一场场考试的梦。折腾得睡到九点半也还是昏昏沉沉,但无论如何得去真考试了。

软件测试,大学阶段里最后一门了吧。一向平平淡淡的专业课以那张答得平平淡淡的卷子作结,中午从考场出来,心里惦记的倒是错过的德语第十一课小测试。

两个星期里缺了两次课,现在去上课的热情竟被这两次缺课浇冷了。申请完第一个研究生项目之后人就一下子松懈下来,考完这次试更是完全软塌塌地糊在地上,找根棍儿都支不起来了。

又在看数码宝贝,一曲至今听不懂的 Butter-Fly 似乎还能唤醒即将长眠的青春,但终究还是有哪里不一样了。现在看这个,更多的已是逃避。

然而明天还是要继续德语课,然而下周之前还是要交上毕业设计的开题报告。从十一月中开始没停歇的德语课曾让我觉得无比充实,但生蛋节假期之后我能感到的只剩下疲倦。为什么非要这么急呢,为什么不能好好歇一歇?

歇一歇,如果运气好或者运气不好的话,恐怕得等到六十多岁才会有时间了吧。

同学陆陆续续开始回家了,再过十天整个学校都会进入假期状态。没数错的话已经到了三九天,小寒已过,这冬天差不多已经过半。

然后就是花团锦簇的时节,后面跟着我们的毕业季。

《大四上,终》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